尽量不做傻逼

龙与勇士 一代绿红 正式已坑

决定把这篇文坑了,毕竟当初只是给笛子还债的那篇逗比文的前传,因为画风转变太突然……加上结尾和开头都已经交出来了,就有点不想写下去了……第一章再这里 第二章在pad上码的我要找找看/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遥远的地方……

还是打住吧。

加里克家算是富商,直到老爷和太太一时起意随着商船出海,商船葬身海底,人们闭上双眼为他们默哀,三秒还不到就迫不及待睁开眼想看接下来小少爷的处境,看一场热闹或者笑话。

小少爷却消失了,彻底的人间蒸发,除了宅子外的财产全部被他一扫而空,大宅仿佛一夜之间成了一座空屋。就好像一场剧,铺垫了这么久却在主角还没登场的时候就落了幕,真是扫兴。

杰想象着人们失望的表情笑出声来,托着还没褪去婴儿肥的脸颊趴在窗口发呆。金色头发的男人走进客厅随手把斗篷甩在高背椅上。

加里克家的世交斯科特先生,他也是帮助杰脱离苦海的那个人。杰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个男人在一个下午帮他变卖了所有价格高昂却毫无用处的物件,价格也比他预想的要高得多,现在他暂住在斯科特的大宅子里——感谢上帝让他遇见了斯科特先生,这免去他在找到新住处之前住宿旅馆被发现的可能性。

他们曾经取笑过斯科特先生的无所不能,那时候他们还在吃晚饭,按理说他们不应该高声谈笑——但是管他呢,他们那天都喝了点酒,谁还记得礼节什么的?

“莫非你不是人类?斯科特先生?”他笑着用叉子指着对面的金发男人,非常,非常的不礼貌。

斯科特先生则报以温和的微笑“叫我阿兰就可以了,我亲爱的世侄。我的确不是人类,那你为何不猜一猜我到底是什么生物呢?”

“难道是厄瑞波斯*?”杰歪着头想了想,耸耸肩切下一块牛排塞进嘴里。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他,哦天神,请不要降罪于我。”阿兰挑了挑眉,“更不要提倪克斯*,如果我真身是那样神秘的美人,我一定不会以男子的面目出现。”

“埃忒尔*如何?我个人心目中的前排。”杰喝下一口酒,脸上已经泛起红晕。

“你心目中的前排对我来说可不够。”阿兰眨了眨眼,“不知道摩莫斯*在你心中排名如何。”

“哦,他只是你的一部分而已。”杰斜眼看了一下站在远处的侍从,他昨天可被阿兰教训得不轻,不过打碎了一看就知道非常昂贵的茶碟在别的宅子里可不是一顿训斥就能解决的事情。

“为什么我不会是尼刻*呢?开头字母为V的单词是我的最爱。”阿兰放下了餐刀优雅地擦了擦嘴角。

“因为我更希望你没有女扮男装,我的英雄,被女士拯救的感觉并没有外人想象的好。”杰也放下了刀叉,站在远处的侍者快步走过来为他们收起餐具。“我还以为你最爱的单词开头为J,没有猜对的挫败感快把我逼疯了。”杰装模作样扯着自己的头发,转而用一只手把埃及棉衬衫的胸口抓得皱巴巴。

这显然逗乐了阿兰,他走过去为杰拉开椅子,微笑着制止他蹂躏衣物的行为,宽厚温暖的大手包裹着杰的手,“我经常想,如果我是厄洛斯*该多好。”他们四目相对,紧接着阿兰错开了眼睛。

“我可无法想象你挥舞着弓箭四处捣蛋的样子,也许阿芙洛狄忒是个好选择,看我怎么把话题转到这边了,可能是我这段时间读神话入了迷。”杰依旧固执望着阿兰希腊神祗一般英俊的面庞,阿兰却松开了手。他说“杰,我有些公务要处理,你为何不回到房间继续把那本神话看完呢?”

“好的,斯科特先生。”杰垂下了眼睛走上楼梯,他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炙热的眼神包含着深情,只是他不懂为什么阿兰每次都要推开他。

转过头去那双眼睛就会从自己身上移开,于是他决定不再转身。

 

*厄瑞波斯:希腊神话中的原始神,主司阴间,黑暗。

*倪克斯:希腊神话原始女神,主司黑夜。

*埃忒尔:天空的拟人化神,代表天堂。

*摩莫斯:希腊神话中嘲讽、谴责、讽刺之神。

*尼刻:胜利女神。

*厄洛斯:爱神,性爱之神,对应罗马神话丘比特

*阿弗洛狄忒:爱神,厄洛斯之母,对应罗马神话维纳斯


评论
热度 ( 12 )
  1. TINYDUST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QUICK & GREEN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