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Kitten Pipster 大概坑了

这个不知道大家还想不想看了……因为剧情走向大概就那样了,写下去也没梗,也没什么炖肉的意向,如果有人还想看我就继续流水账,但是很难保证质量……【土下座

 

大将的拟猫被我脑出了奇怪的东西(。)大概是SPN里Dean的人形、性格拟兽设定?【S9还没看打算养肥只看了预告√兽耳福利可能会有www

 

James发现Hartley最近有些不对,虽然他说不上什么地方不对。

比如说Hartley会喝更多的牛奶,这没什么不好的,他们都喜欢喝牛奶,对坐着抱着厚实马克杯喝完再交换一个甜腻的亲吻——但是一天喝掉1L装的牛奶就太奇怪了。

再比如说Hartley会做更多小动作,他以前也做小动作,揪一揪发梢舔一舔嘴唇,手指扭在一起或者有节奏敲击桌子,看起来非常可爱,James也因为自己能通过这些小动作辨认恋人心情感到满足,毕竟Piperhardly share his feeling。只是现在的小动作有点,嗯,过头了。比如说上一刻他还在调整乐器的零件——Hartley常说一毫米的误差也有可能达到反效果,下一刻他放下手里的工具舔了舔自己的手背,又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鬓角。

这就有些奇怪了,不是吗,James陷入了沉思,Hartley可不会用口水抹鬓角的矫情基佬,更别提是舔自己的手背,粉红色的舌尖划过留下一道水光,抹鬓角的时候眯起来的眼睛,这可一点都不Piper,尽管James觉得并不赖。

“Hart?”

“什么事James?”Hartley抬起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刚刚的动作……”

“哦你是说这个哨片吗?把它削成32°可以引起最大幅度的共振,但是这个对人的控制力太强了,也会对对方造成过大的伤害,我不得不随身携带一些45°和55°的,你懂的。”Hartley拿起一支镊子开始为James讲解他的乐器的制作改进原理——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我是说你刚刚,你舔了舔手背,然后用口水抹了鬓角。”James决定直截了当指出来,他趴在Hartley的肩膀上握住了Hartley的右手,大拇指蹭着手背上的口水印。

“我……这么做了吗?”Hartley一脸困扰的表情。

“我想是的。”James偷吻了一下Hartley因为困惑微微撅起来的嘴唇。“看起来就像只猫咪。”

他们一起笑起来,直到James的手刮到Hartley的耳后Hartley发出猫咪的呼噜声,他们有点笑不出来了。

养只猫也不错。James扛起Hartley,踩着反重力鞋走在空中时这样想着——虽然一只人形Hartley喵和自己同吃同住又不能拉上床有点不公平。

Hartley挣扎着想让他放下自己“嘿!我跑下水道并不比你慢多少!”不仅被扛着飞在半空中还被拍了一下屁股让Hartley感到非常愤怒,好吧,也许害羞,只有一点。所以他重重捶了James后背一拳,听James痛叫一声他的心情好了很多,虽然随后半空中的扭打和“把你丢下去”的威胁并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

嘿,你们两个谁还记得刚出门时“去找Wally求助还是无赖帮其他人”的议题还没答案来着?

 

 

他们最后还是决定去找Wally,因为Hartley死命揪着James的斗篷拒绝成为接下来一整年无赖帮Gay Joke的素材,James答应了然后心有余悸摸了摸留下红印的脖子,Hartley在大声抗议的时候喉咙深处发出的咕噜声让他觉得不管怎么说值回票价。

他发现Hartley越来越像猫咪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找到Wally并不难,只要在闪电侠博物馆门口大喊一句“嘿闪电侠!我来砸Barry Allen的雕像了!”现任闪电侠就会在10秒内赶到现场——瞧他头罩还没戴好手里还举着咖啡杯。

“拜托,Hartley,看在我叔叔的份儿上你不能再这样叫我了,上次是关于音乐会这次是什么?!”Wally抱怨着调整头罩的位置,James转过头给了Hartley一个“音乐会?你认真的吗?”的眼神,Hartley回给他一个“你都不陪我去”眼神。

“呼……半分钟前我还躺在床上做美梦。哦拜托停下你们的eye fucking或者eye arguing随便什么,这次又是什么事?double date??”

“不,不是,”Hartley大幅度摇晃着手臂说,“我想我……嗯……”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比较好。

“他就快变成一只小猫咪了,说到这里我突然很想确认一下你有没有长尾巴。”James意有所指捏了一下Hartley的腰。Wally一只手拍在眼睛上决定不搭理他们大大咧咧的调情。

“等等,Hartley也有变成猫的迹象?最近这种现象在正义联盟蔓延开就像传染病一样,哥谭似乎是发源地,最近你和哥谭有接触吗?”Wally眨了眨眼转向一旁打定决心不和James说话的Hartley。

“有,去把James从Selina那儿救回来。”Hartley瞪了James一眼忽视了他“我能打过她!”的抗议。

“嗯……猫女又做了什么?”Wally显然八卦的欲望大于解决问题的。

“半年之前Selina偷了James的手表,所以James偷了她的手镯报复,Selina偷了他的手机作为报复,然后James去偷了她的珍珠项链,Selina偷了他的钱夹,他这次是打算去偷她的猫咪戒指,结果被抓了个现形。”Hartley掰着手指数着两个顶级窃贼的幼稚战争,Wally不得不出声打断他。

“所以猫女打电话给你让你去哥谭把他领回家?”他总结道,然后丢给James一个可以理解为“竟然输给猫女真丢中心城的脸”的表情。

“谁知道她的猫会报警?!我的尖叫鸡又不会!”James感到自己被冒犯了,他狡辩到一半才想起来实质问题还没解决。“那么正义联盟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我们发现这种,姑且称为传染病,的状况不会持续很久,外表不会转变但是行为和性格完全转为某种动物,完全转换期不会超过10天。当然我们还在继续观察寻找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Wally背书似的背出一长串解释,抱着手臂一脸“你们可以走了”的表情。

“谢啦,Wally。”Hartley真诚地道谢,他快于James转身想要先一步跳进下水道免得再被扛起来。

James刚想追上去就被Wally拉住。“我听见他发出的猫叫声了,我想他应该离完全转变不到48小时了。”Wally顿了顿,James觉得他几次想要开口又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去,这让人很抓狂,但起码他在James完全失去耐心之前组织好了语言。

“听Zatana说性行为会对这个时期的他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他转回人的性格特点,你不会希望发生的那种,所以,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显然闪电侠对于干涉同性友人私生活问题感到非常尴尬,看看他,整个人都像一个煮熟的虾子一样冒着热气。

“放心,岳母,我不会欺负你家儿子的。”James摆出假笑飞上半空追逐Hartley的脚步,留Wally冲着他的背影挥拳头。

 

不就是十天左右不上床嘛,James这样想着叫了外卖,他想自己应该检查一下Hartley的状况,起码要把对于猫咪来讲太过危险的螺丝钉哨片钳子等等随便什么工具都收起来。

Hartley不在床上睡大觉——谁告诉过James猫咪嗜睡?!欺骗感情!!

James心头上涌起一阵不安,他翻过衣柜、床下还有各种能够藏下一个大男人的角落甚至电视柜——没有,在他打开卫生间的门时他悬在喉咙口的心终于放下了,又在另一种意义上提了起来。

Hartley缩在浴缸里,这很正常,James记得曾经有一组图就是证明猫咪有多喜欢缩在洗手池里,那还是Axel发给他的——而Hartley不管多努力都缩不进洗手池里。浴缸旁边衣服被甩了一地,这让James想起自己小时候在马戏团,猴子们实际上并不喜欢打扮起来,他们会偷偷撕扯自己的演出服然后被团长揍一顿。动物应该都不喜欢身上穿着衣服,说到底“他们喜欢”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扫视一圈Hartley身上,James很高兴没有新伤口,这说明他没有不小心撞到划到哪里留下伤痕和青紫,James走近他蹲在浴缸边上,Hartley抬起上身把下巴搁在浴缸边上。红色的发丝在James手心划过,“穿上浴袍出来吃点东西?你喜欢的披萨。”James用力揉了揉Hartley的头发问道。

一丝困惑在蓝色的眼睛里划过“喵?”

这下好了。

 

 

 

   James这几天过得一点都不好!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就像马上能出锅、粘点糖浆入口的烤薄饼——是的,他饿了,因为平常做饭的那个人是Hartley。虽然魔笛手做出来的“美食”味道非常一般,但也比James自己搞出来粉蓝色的煎鸡蛋好得多。他们两个的同居生活和“美满和谐”“幸福温馨”一发丝关系都没有,他们两个当然没有变身抱抱狂魔(cuddle monster),相反的,他们做了个简单的加减法,一个单身汉的日常加上一个单身汉的日常等于两个“单身汉”的日常。

    说到日常,James还是一点都不适应。Hartley变成猫咪已经一周了,正义联盟一点正事都不做!他们吃了一周外卖了!之前Hartley以“总会用得上”为理由收集的外卖宣传单已经试了个遍,嘿,等等,那是东区的外卖,下周可以试试西区的。虽然James吐槽过他“如果中心城整个瘫痪的话,相信我Hart,外卖也不会开门的。”但他现在表示Hartley真有先见之明——要他下厨还不如让Hartley去外面捉点麻雀老鼠两个人分。

 

    猫类真的是恶魔。

 

    在这一周内,以及非常有可能的,接下来的好几周内将会是James的座右铭。这不怪James,在他以前还是直的时候——这可是很久以前了,他听过下流笑话,看过下流杂志和视频,“猫咪”这种生物可是带有色情意味的,嘿,他可是见过大世面的。

    只是这只猫可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嗯,你懂。

   Hartley曾经是那个喜欢睡懒觉的——并不是说他现在早起了,因为James起很早,如果他起早James反而可以省掉用糖浆或者果酱泼他的步骤。问题是他现在睡!觉!时!间!不!固!定!或者说干脆和James是相反的。更可怕的是谁说猫咪是安静的动物,他绝对要把那个人揪出来让他和Hartley相处……一周?一天?一晚上?不,还是算了。现在只要Hartley睡觉就别想吵醒他,“影视作品”里经常出现的逗猫棒情节?被揉醒的Hartley只会眯着眼睛越过疯狂挥舞的逗猫棒瞪James一眼,就像在说“别闹了傻逼。”然后继续睡成各种形状。

    只要James睡了就是Hartley“撒欢”的时刻,他上蹿下跳搞破坏,桌子工作台料理台上不能留东西,碎在地上的碎片只会扎进James的脚后跟里。黑暗是他最喜欢的布景,不是中二,只是因为,让我们揣测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不到我能看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吧?James被迫在睡觉的时候还要戴夜视镜,为的是听到声音要第一秒睁开眼睛搞清楚Hartley又在干什么,而有那么几次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脸庞和闪闪发光的眼睛一点都不浪漫好么!爱情喜剧都是骗人的!(并不是说他看过,他不会承认的,这太娘了)他好几次差点像小姑娘一样尖叫起来……也许有那么一两次真的尖叫了,也许。

 

    猫真的太不是东西了。

 

    忽略语病James这句话就他妈是真理。

   Hartley现在表现得特别像个混蛋,这一点都不公平,这是James的角色。他把自己想象成某个好莱坞演员被人抢了最心爱的角色,他捞起抱枕——彩虹色,少了点戏剧性,但能凑合着用——微红的眼圈,滑落的眼泪晕在抱枕上形成深色的圆圈。然后一只大手拍在他的脸上。

    “嗷我美丽的鼻子!”James从床上跳起来,扭头瞪着Hartley,Hartley一脸无辜就像他刚刚没有一巴掌扇在James的脸上。

    “饿了?”

    “喵。”

    “饿还是不饿?”

    “喵。”

    “多说两句话会死吗!”

    “喵。”

    “你要反抗他,Hart,你要反抗猫的天性。”James把脸埋回枕头里,“我到底是多绝望才会说这么蠢的台词啊。”

    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

    “嗷我刚做好的发型!”

    你在床上翻转滚2160°就叫做发型了?做饭去,奴隶。Hartley连呲牙都懒得呲,把James往旁边一挤继续眼神攻击。

   James无奈跳下床,揉了揉Hartley的耳朵挠挠下巴,听见他软绵绵的喉咙音,刚刚捏成型的心又被萌地化成一滩。

 

    猫真不是人……不要理语病了。

 

   James还是能从这只大猫身上看见Hartley的影子的,比如刚刚墙缝里钻出一只老鼠,动物的天性让它辨认出眼前这个人不再是那个对他们友好叫他们小可爱的人类,它吓了一跳从来路钻了回去。

    不管Hartley是动物还是人类,James都能辨认出他伤心时的神情。


评论
热度 ( 3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