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整理网盘again

之前写的最想填坑top5 简介附片段 想排个序慢慢填 大家最想看哪个【哪个都不想看


撕裂的情感
撕裂的末日AU正联全员 Bat→Super/WW 绿红

情感与理智之间的界限并不模糊,Bruce却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看见这样黏腻却干涩到让人窒息的爱情,而自己是最终的侩子手。
Hal趴伏在地面上挪动,教士服刮蹭在干净的大理石地面上带起吱吱声和新鲜的血迹,刺耳又扎眼。Bruce似乎能听到断裂的骨头截面吱嘎相撞的声音,不比指甲与玻璃碰撞的声音好到哪里去,也许肌肉撕裂的声音就像弹奏绷紧的橡皮筋,他不清楚,但是Hal在笑着。
因为Barry就在他眼前,就隔了那么一段距离,子弹从后颈射进去,脖子正面留下一个巨大又丑陋的伤口,血液粘稠发黑,混合了腥气和火药味一点都不好闻,滴答滴答流淌在教士服上,填满平日不凑近就会看不清的闪电纹路,和Hal所熟悉的一模一样,真好看。
Bruce再看不下去,他帮忙把Barry挪到Hal身边,Hal满足地抱紧了他,“你脸上沾了血。”Hal说,他抬起手去擦,却越擦越多越擦越脏,“怎么办?”Hal仰头看Bruce,带了哭腔。


Never Ever
Pipster 闪点背景 James被尼禄复活到闪点世界

从不认为我们会逃离死亡,我们是罪犯,骗子,恶棍,小偷,我们窝在最阴暗的角落擦着火柴细数今天的收入,嘘,不要惊动外面那个人,也不要被突然的响动吓到,点燃那些绿色的宝贝儿。哎呦,今天的收入泡了汤,饿吗?给你小半块面包,又干又淡只怕丢在泥水里更有味道,拍拍你的面颊,去捡起来吃吧,然后笑着踩上一脚。
死亡不过是我们床下潜伏的怪兽,告诉你我平日无聊会打个响指逗它出来玩,他们就像鳄鱼一样伸长脖子要来咬我,要记得闪开的速度快一些,不然装上一个机械手臂我可不会吝啬我的嘲笑。
我到底还是死了,那么几枪打在身上现在还在隐隐作痛。而这又是在哪里,别告诉我死后世界还这么令人厌恶,我这几十年已经够累了,累得我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夜空,高楼和滴水兽,想到什么没?是的,哥谭。James Jesse坐在一栋楼的楼顶上出神地看着星星点点的灯光。

Haunted House
SuperBat Batfam 绿红 美国恐怖故事S1鬼宅AU 全灭(?)HE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我们本可以有未来!光明的未来!Timmy已经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了!你却把我们留在这里!永远!永远!!!”Dick再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他冲着Bruce大吼,把躲在自己身后的Tim推到Bruce面前,Bruce皱眉。
“家族矛盾?哼?”Barry犹豫地靠近他们,敲了敲门框,又因为古老的房子门框的吱嘎声缩回了手,不尴不尬停在空气里。
“是晚饭吗?Allen老爷?”Alf出口解围,Barry含混的说了些什么算是肯定的答复。
“我们就来。”Dick显然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Barry逃一样转身走开了。
“这些事情我们可以以后再说,现在别忘了我们的目标。”Bruce做出总结,看着自己的儿子们一个一个在他面前走过去,Jason经过他身前时发出了某种嗤笑声,像野兽低沉的威胁。
Dick走在最后。“因为我爱你们。”Bruce拦住他给出答案。
“第一次还好用,数数看你这几十年来用这个借口搪塞我多少次。”Dick的语气带有嘲笑意味,抬手给Bruce整理衣衫,遮住他胸前永远在流血的伤口。


Possibility after our first met 
21 哨兵向导AU


“你最好放下。”红罗宾一针见血的指出,同时也动身离开这里,要不是地上还躺着一群鼻青脸肿的大,这里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你知道他不会属于你。”他回头补了一句,同时和自己的精神体——叫Benny的金刚鹦鹉——一起飞走了。

“是啊。”Jason回到仓库的空地,那里还颤巍巍插着一枚夜翼标,他用了点力气把它拔了出来,贴在自己的嘴唇上“他不属于我。”

self-doubt
探鹰 电影主线 角色黑化、死亡
Clint发现这时候除了胡思乱想以外没有事情可做,≪神盾外勤特工守则≫第一章第五条:在外界情况不明时,任何浪费精力体力的都是活该隔屁的傻逼。——拜托你不会真以为有这种官方守则吧,这玩意儿是外勤特工内部网最近正流行的东西,要知道大部分外勤特工文化水平都不高,粗俗一点有情可原,用Tasha的说法是Clint的脑仁都算大的了,平均水平可见一斑。

Clint还在胡思乱想,从之前和Tasha一起被俘虏时,Tasha嘴里喃喃的俄罗斯童谣,那种在舌尖上婉转徘徊不去的卷舌音抚平了他被俘时焦躁的情绪,到昨天博士四处张望喊他从天花板上下来时,手上拎着那瓶朗姆酒的酒香。然后他发现他能看见了,就在他已经放弃瞪眼的时候。

评论 ( 2 )
热度 ( 8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