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文风试验

#双龙##段龙段##互换背景#
用来试验文风的微小说 漫画龙段剧段龙又跟我一样的吗——
WARNING:互换背景设定,互换背景设定,段野警官跟龙崎少当家(搭档自然也换过来了)不接受设定也请不要来掐,不要来掐(重要的事多说几遍



Adventure(冒险)

龙崎郁夫想偷偷拿段野龙哉的警用佩枪玩,被段野龙哉发现了“我的这把有什么好玩的,给,这是日比野检察官的佩枪——这些子弹够不够?”

Angst(焦虑)

不被人看好的龙崎少当家在谈判上出人意料地大获全胜,大家伙都高兴地不得了,只有换了黑西装戴墨镜装小弟的段野警官对着少当家撕成碎片、堆了一桌子的对家照片皱眉头。

Crackfic(片段)

“你好,敝姓深町,新宿第二警察署,前来打扰是想问龙崎少当家和我的搭档段野龙哉有什么关系。”

“诶?不认识啊。”

“但是……”

“都说了不认识了,有可能是你认错吧,不然也是巧合,总之我们不认识嘛。”

“少当家,上次我问你和段野龙哉的关系,你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啊……日比野小姐……”

Crime(背德)

“无良警察和黑道少当家,我们还真是门不当户不对呢。”

“接吻的时候要闭嘴。”

“闭嘴怎么接吻,笨。”

Death(死亡)

腹部穿透性伤害,没救了……

段野警官甩了甩头,像是想把刚刚的结论甩出脑海。只是努力想让怀中的身体渐渐冰冷的身体回温。

不要再来一次了,那种经历。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你确定吗,郁夫?”龙哉再一次检查他的手枪,拉开保险栓,然后又关上,他这样做仿佛能让烦躁的心情缓和一些。

“少废话,阿龙,该走了。”

“那可是你父亲。”

Fantasy(幻想)

段野巡查将配枪插进龙崎少当家的嘴里,对方努力地用嘴唇包裹枪管,开过火有一会的枪管还微微温热熨着少当家的唇纹,他眼眶发红,努力在枪管上留下水渍,舔得温柔又缓慢。然后他的嘴唇离开枪口发出湿漉漉的“啵”声,扶着他跪在段野的腿中间,他们接吻,用力吮吸对方嘴里泛苦的味道。他们接吻,用力吮吸对方嘴里泛苦的味道。

“阿龙……我这道菜炒糊了,不要吃。”

“……现在才说?已经吃了好几口了。”

Fetish(恋物癖)

喜欢花色鲜艳领带的人不是段野而是龙崎——他更喜欢看丝质领带沾上水渍的样子,而对此表示不满的段野告诉他不要总玩领带,否则他会把干洗费账单寄过去。

“小瞧我?给你300万。”

“……”

First Time(第一次)

“阿龙……这个……不对吧?”

“你在在意什么?道德准则?法律规定?你是黑道,有点自觉好不好。”

“我只是想商量一下让我在上面。”

“……理由?”

“因为我比你能打?”

“呵。”

事实证明,武力值不等于武♂力值。

Fluff(轻松)

今天吃的是外卖,加大号蛋包饭,挤上心形的番茄酱,一人一边开始吃。

Future Fic(未来)

海边开了一个专门收养孤儿的幼稚园——不贩卖器官的那种。

Horror(惊栗)

深町露出了【404 not found】以外的第二种表情!

Humor(幽默)

“现在的理性警察需要的不是枪械,而是智力。”

“一点都不好笑。”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对不起,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宇津木捂住右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委屈脸撒娇的男孩,恐惧地颤抖了起来。

(PS漫画梗,宇津木是龙崎离开乐园后的养父,被小时候的龙崎暴走挖掉了右眼。约了段野喝茶,问他“我到底收养了怎样的怪物?”)

Kinky(变态/怪癖)

段野爬上龙崎的床,松松搂着青年的腰,另一只手从睡衣里勾出衔尾龙的吊坠,轻轻拉扯着,听到青年皱着眉头睡眠被打扰的哼声松开了手,舔了舔脖颈上被项链磨出淡淡的红印。

龙崎蹲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熟睡的段野,手指停不住地抚摸段野鼻梁上被镜框压出的痕迹。

Parody(仿效)

段野警官笑得一脸灿烂“再不说我就开枪了哦,深町,报告上就写对空鸣枪后依旧拘捕就好了,先打右腿再打左腿,然后打哪里呢,哦对要注意角度。”

深町斜了一眼哭着大喊我说我都说别打我的罪犯,叹了一口气。

段野桑,别笑了,面部肌肉都僵了。

Poetry(诗歌/韵文)


不会


哈哈


Romance(浪漫)

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摘下衔尾龙戴上我的项链吧,不要弄丢了。

Sci-Fi(科幻)

乐园用龙崎的血研制出了可以进入暴走状态的试剂——但是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除这个状态——段野听说了嗤笑一声,“蠢货们”。

Smut(情/色)

龙崎看着对面坐着的段野卷烟,舌头伸出来在烟卷上划过留下一道水渍,不由地吞了一口口水。

他还记得那份触感,湿滑的舌尖在他背后的衔尾龙纹身上描绘着墨色的图案,刚刚着墨的纹身需要涂抹药膏,连这种事都能做的如此色情,少当家开始严肃考虑要不要把段野丢到牛郎店赚一笔。

“不专心。”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龙崎不自觉抖了一下,正在认真涂药膏的人明显察觉到了,心情一片明朗。

Tragedy(悲剧)

结子老师没有死,乐园持续运营了下去。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深町上下扫视了两圈一脸无所谓没扎好领带头发微翘的搭档,长叹了一口气“走吧。”

当天只抓到几个小偷小摸的罪犯,但是他们都很惨。

日比野小姐上下扫视两圈脸颊泛红一脸无辜裤子都没穿好的少当家,长叹了一口气“走吧。”

那天来找龙崎少当家麻烦的人不多,以及他们都很惨。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床头有规律地撞击着墙壁发出声响,混着男人的喘息和呜咽声叫隔壁听了都面红耳赤。指尖用力按在对方的脖颈上,向下画出一道痕迹,忍住去伤害的欲望。

平日隐忍了压抑又压抑,矛盾的占有与摧毁的思绪已经到了满满挤在心里怕一下子放出来吓坏了他的地步。想把一切好的都给他,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血肉再也不要离开,用温暖的微笑和话语感染一个又一个……别人,这份温暖和阳光自己都不够用,不够,哪里有分的给别人的份。

也好,你们看不到他阴沉着脸扣动扳机的表情,看不到他现在带着粘腻水音和哭腔喊自己名字的表情,把那个温暖阳光的他暂且借给你们一下,今后要还给我,好多好多倍还回来。
“哈啊……阿龙……嗯……”
“什、什么?”
“喜欢你……”
啊啊,就是这样,不想让给别人,这句话,这个表情,这具身体,这个人,一点都不想让给别人。
“我啊,要更严重一点。”
“嗯……啊?”
“我爱你啊。”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我们可是每天都手挽手去健身房练肌肉呢⭐️!

评论 ( 10 )
热度 ( 42 )
  1. 星河欲转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城北往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