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凤宇】桃 短篇

#轩辕剑外传:穹之扉##凤宇#

依旧文风试验,基本没碰过古风好担忧。 

cp:凤宇

就是甜甜甜

 

一群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少年人,在漫长的旅途中面对着同样的风景与战斗,总是会心生厌烦。凤煜是第一个这么想的,考虑了些许时辰,觉得自己应该做出点年长者的表率,活跃一下气氛。虽说所谓活跃气氛只是在另外三人身边蹦来跳去烦人得很,没有束起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空气中划过恰好的弧度,司空宇打开地图研究接下来的路线,听见子巧和凤煜的叽叽喳喳,眼睛不自觉瞄了一眼,只瞄到长发发梢划过去。

他想到当初在村子里,凤煜常常坐在自己身边,似是自言自语地抱怨着姑娘们不愿收他凤公子的一朵野花,只因为“凤公子啊比我们俊多了,爱干净又文雅,站在一起这高低上下分得清楚,还不如去臊那群满身汗臭的男人们,让我们姐妹看个热闹乐一乐。”他会和司空宇抱怨,紧接着话锋一转缠着司空宇教他怎么做些机关器械。司空宇沉默地摇头,用下次再说这种含混暧昧的客套话敷衍了事,没边际地想着如果不愿意被当成女人看,就不要让自己的发梢上都沾满皂角的清香,熏得他头疼。

司空宇每次站在凤煜边儿上,都被这清香冲得东南西北都搞不清。


“司空兄弟,一个人闷着做什么?”凤煜凑过来,把他一头长发连着眉眼一起齐往司空宇眼前凑,被司空宇推至适当的距离“有话说话,别凑过来。”不说这句话倒好,此话一出口,凤煜更是没鼻子没脸往司空宇跟前蹭,扯袖子又搂腰地埋怨司空宇见外又嫌弃他,一点儿都不像个差两个年头就及而立的大男人。 

“凤大姑娘,我知道你中意小宇哥,但这男女授受不亲我这个小丫头都知道。”子巧这丫头嘴巴毒又刁,也就和沐月一块儿的时候一口一个沐月姐姐,又是搂又是抱,把沐月姑娘哄得疼她疼得不得了。司空宇又走了神,看着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个不安生的反而越看越像,哪天有人趴着他耳朵边跟他说这是对亲兄妹,他也一准信以为真。

“司空兄弟,你快来评理啊!”凤煜喊他他才回过来神,眨巴眨巴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叫一个二十好几的大男人撒了娇,登时一身鸡皮疙瘩全都跳起来耀武扬威。“你看看你把小宇哥吓得,一个大男人长得比姑娘家还好看就算了,喊人帮忙吵架都能喊出‘官人快来啊’的调子,羞不羞。”子巧朝凤煜吐舌头,不等这个青年发难就抱着阿奇跑得远远的。

凤煜看着那丫头跑掉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一脸“真拿她没办法”的表情,宠溺地不得了,小宇看着心里不知为何有点不是滋味,索性别过头闭眼假寐,被凤煜重重弹了脑门。“司空兄弟一点都不仗义,不教凤某做机关又不帮凤某吵嘴,教凤某白白输给一个黄毛丫头。”他嘟着嘴望着司空宇,眼里全是笑意和眼前人,两样都在眼里化了混了一起搅了一池春水。

司空宇觉得脸上发烫手脚放的都不是地方,干脆翻了翻眼睛坐直了,一脸不耐瞪回去“输给一个‘黄毛丫头’的凤兄在司空眼里依旧英武,只是不知道凤兄平日来和一个小姑娘家置什么气,非要分出个输赢。”一句话里满满的埋怨,你个大男人要么凡事忍让些,要么就赢得人家不再找你麻烦,现下这般纠缠不清又乐此不疲,叫人不怀疑别有所图都不行。 

凤煜勾着嘴角笑了起来,眉眼好看又不女气,吊梢眼眼角似是染了一抹初春的桃花“司空兄弟这话,跟这别别扭扭的表情才不够大男人,反倒像在怨我和别的姑娘走得太近。”司空宇刚要反驳又被凤煜打住了话头,真是只有嘴快,他嘟囔出声也不怕凤煜听进耳朵去,凤煜倒是反常的不计较,只是话里带了笑意“今后啊,我还是多和司空兄弟说话,不理会其他人才好——趁着这个机会,不如就让我叫你小宇算了,至于我的称呼嘛,依旧叫凤兄也好,凤大姑娘也罢,煜兄自然更好,小宇叫得开心我就应,小宇以为如何啊?”


司空宇被他这一阵抢白窘得不得了,小镇子出来的少年哪里听过这么厚颜无耻的自说自话,脸庞红彤彤地站起来就要走“和你没话说。”凤煜看他背对着自己露出的耳尖都红着,像这满树桃花的蕊揉在一起的颜色,根本没得计划是继续填把柴火加把火,还是放着再冷一冷来日方长,只来得及一把扯住少年的手。没想到司空宇反应得快,虽然一脸茫然但是没被他一把拉下来跪在腿间扑进怀里,站定了黑亮亮的眼睛眨了眨,似是在问他“你做什么?” 

凤煜难得没转他大智慧不见得多小聪明不见得少的心思,干脆借力让自己站起来脚步也不刹,整个人打上司空宇的肩膀,薄唇带着早春湿润的气息就这么亲上少年郎的眼角,顿了顿离开了一点,转而蹭上僵硬紧张的唇瓣。

“小宇说我嘴快。”司空宇脑袋迷迷糊糊的,听到这句话近在咫尺,被呼气吹到自己的唇上,迷茫地回了个鼻音“嗯?”凤煜笑得吊梢眼都眯成一条线,重复了一遍“小宇说我嘴快……为兄,可不是要证明一下?”

 

END

评论 ( 6 )
热度 ( 9 )
  1. TINYDUST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干活开始前再舔一遍……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