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报复社会 Daredevil/Spiderman G无差 不想看虐就无视最后几段

Daredevil/Spiderman 无差
应该不算虐吧 总之是po主的负面情绪爆发慎入

实际上是一个很苏很言情的梗,但是写段子比写长篇简单,毁段子比写段子还要简单嘛(* ̄▽ ̄)y

正文


夜魔侠又一次赶走了嚷嚷着“I never miss”的靶眼,对于这个城市来讲是件好事。说真的,对于一个盲人来讲,躲避靶眼扔出来的飞镖实在是轻而易举。

但他发现靶眼已经摸清楚了他的弱点,很多罪犯都发现了,他们制造噪音会干扰夜魔侠的超强感知能力,不然这次的战斗也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这让夜魔侠感到恐慌,他不知道下一次对方会什么时候发起攻击,不知道下次会有什么人想出什么办法对付他,折磨他和他所爱的人。他能做到的只是一再让自己变强,以及变得更强。

——或者说自己能不能撑过这一次。恶魔一只手压着腰侧的伤口,紧身衣早就被划开,伤口的皮肉外翻,阴雨连绵更是加重了伤情。他试图站起来,起码回到自己的公寓去,好好处理一下伤口再睡个好觉。但是长时间在雨中的打斗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而且他发现自己的四肢发凉,感官已经开始模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现在不要说叫得出名字的罪犯,就算是一个手持砖块的小混混都能轻易撂倒他,也许不行,他不知道。

为什么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他连站都站不起来,只好一步一蹭找了个能简单遮雨的墙角,他记得有个人说过那是因为他太不在意生死,也许是这样也许是那样,律师的精英大脑已经开始迷糊。也许明天就会被人发现尸体,马特·默多克就是夜魔侠,他已经能想象得到广播里会怎么播报他的死亡,歪曲他的一切。这不是我想要的,他奋力撑起身体又跌坐在地,发出一声哀叹,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他听到两个街区之外的有风声呼啸,大概是那个说他不要命的人急速飞过,很好,他在心里默默查了20个数,刚好就听到一声惊叫“嘿!你怎么了!”

蜘蛛侠,非常非常话唠能把人弄疯掉的超级英雄,也是一个心地非常非常善良的孩子。

“你打算站着看我流血过多而死吗?”他抬起头看向蜘蛛侠的方向,想要表现像是说笑话,但出口就是嘲笑和埋怨的意味,对方身体震了一下,不论是谁都能看出来的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嘿double D撑一下,我去弄些绷带给你暂时止血。”

他在嘴里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决定不出声,蜘蛛侠很快就回来了,那孩子脱下了紧身衣换上平时的衣裤,跑去附近的民居称自己朋友受伤,借来了急救箱。

“你还好吧DoubleD”大概是趁着没人看见所以爬墙抄了近路,他回来的比马特想象要快一些,塞给马特一块布,马特配合的咬住“撑一下。”

哦他还借来了雨伞,雨点噼啪落在布面,被隔绝在他的头顶之上,蜘蛛侠,现在应该叫彼得,开始快速的包扎,手法看起来非常熟练。

“你应该庆幸你遇到了我,我可是包扎高手,毕竟那种鲜血淋漓的伤口还是不要让梅婶看到比较好。”他嘴里不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唠叨,每次和你一起出去你都会想方设法让我闭嘴。但你想这是在分散你的注意力,不过我不会搞突然袭击——比如这样!”他扎紧了伤口上方止血,再腾出手把药剂洒在纱布上,毫无预警突然用力按在伤口,刺得马特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这样才不会留疤。”男孩一副报仇了的语气坏笑着“最大的这个伤口已经差不多了,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的皮外伤你应该更希望回去自己处理。”他没有被紧身衣包裹的手指接触到伤口周围,马特的心里莫名腾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见马特不答话彼得也不再唠叨,专心开始进行收尾工作,棕色的头发被雨淋过有点潮,蹭的马特肩膀有些痒,他摘下手套按住彼得的头发,因为手感很好所以揉了揉,男孩因为这种亲昵的接触而奇怪的抬起头。

马特很想亲他,但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后悔,所以他选择了抬手收起了头顶的雨伞,雨水再一次滴落在他们的脸上——这是马特第一次“看见”彼得的脸,虽然还是满脸稚气的小孩子,如果说出来他一定会大声否认说他很快就要十八岁了,而马特不忍见的是彼得的表情带了见过太多生死的成熟。

现在太安静了,雨点滴落在地的声音也被刻意弱化了再弱化,世间的一切都是黑色的,马特选择了不去感受。只有面前明亮的孩子,雨点滴在他的脸上,像是涟漪绽开一半,描绘出他骨骼,他笑起来会联动起来的44块面部肌肉,他的嘴角,鼻梁,眼睛。

这个还没有成年孩子摘下面罩甘愿匍匐在平凡之下,融入比他弱小又愚蠢,随意猜测他人的芸芸众生之中;然后他选择了戴上面罩去拯救城市,拯救正义。

正义是盲目的,他带领正义走上正途。

彼得不清楚马特脑袋里现在在想什么,他只能从温和上翘的嘴角,和揉搓他发丝的大手推测出他心情不错。马特的确心情很好,所以他问了一个自己回想起来觉得愚蠢的问题“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彼得回答是蓝色的,然后他看见马特把手从他的头顶拿了下来,笑容尴尬的僵了一下——马特早已忘记蓝色是什么颜色。这种表情是彼得最不能忍受的,他见过夜魔侠很多表情:被他唠叨到快要崩溃的表情、面对敌人愤怒的表情、休息时温和的表情、锻炼时认真的表情,还有他从来没有和默多克律师说过的,他在法庭上侃侃而谈的严肃的表情。

所以他拉起马特已经开始回暖的手,用他的手心接了那么一捧雨水,拉起另一只他没有戴手套的手,带领它触摸雨水“蓝色就是这个颜色。”他说“虽然水是透明的,它反射了天空的颜色,所以现在你手里这捧水是蓝黑色,它冰冷又黑暗,这就是雨天的颜色。”

“而如果你接着一捧水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走出家门,你会发现那时候的水是温暖明亮的,那个就是蓝色,那个就是我的眼睛的颜色。”手里的水很快顺着指缝流走了,彼得拉着马特的手放在自己胸膛,心口的位置“这个是红色,曾经跳动着,现在在跳动着,以后也会跳动着的颜色,组成我的制服的两个颜色。”

马特依旧沉默的点了点头,彼得站起身来说“你现在能走吗?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公寓?我马上要去复仇者大厦,托尼刚刚说找我有事情,我迟到了,但是没关系,因为他永远都会迟到。”

马特告诉他他已经可以走动了,回到公寓没有问题。

他们下次见面的时候,马特没有问彼得是不是迟到了,下下次见面的时候也没有。他们只是作为超级英雄继续并肩战斗,一直到没有下次的时候。

马特会偶尔捧着一捧水站在公寓的阳台上,沾一点点水在指间揉捏,原来这就是彼得眼睛的颜色,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嘴角漾开一丝微笑。






在那很久以后,也许没有马特想的那么久,他听说彼得,这时候应该叫蜘蛛侠,出了什么事情。他赶回纽约却发现蜘蛛侠依旧跳跃在大楼之间,他埋怨透露他信息的那个人让他感到慌张,同时在心底里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某些心思。他站在蜘蛛侠的必经之路上却没有听到熟悉的“嘿DoubleD,最近怎么样?”

明明那个就是彼得,他的身形、他的心跳、他的气息。他觉得事情更加奇怪是因为对方看到他之后改变了路线,他追上去,对方逃窜,最后他把蜘蛛侠逼到角落,对于蜘蛛侠来说仿佛平地的高墙挡在面前。他们的战斗结束的很快,夜魔侠把蜘蛛侠捆了起来大吼你是谁,你不是蜘蛛侠!

那个不是彼得的蜘蛛侠笑了,发出嘶嘶的声音——他不应该用彼得的声音发出这种响声,马特这么想——这个蜘蛛侠说,曾经的蜘蛛侠死了,死于他的善良。

马特一愣,有点想哭,但他的眼睛已经早已流不出一滴眼泪,他只是声音嘶哑的说你说谎!

对方轻易的挣脱了束缚,转眼就不见身影。夜魔侠无力的蹲在地上,小声嘀咕彼得,彼得你为什么这样。

夜魔侠依旧活跃在夜晚,但更多人看不到的是默多克律师站在自己的阳台上,抬着头望着天无奈的说,彼得,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还没来得及告诉我,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

END

评论
热度 ( 3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