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all权戒

ALL权戒

lofter被放置了很久OJL在慢慢搬文

在我眼里权戒应该是个会黑化的人物毕竟这么软萌应该是进不了辛迪加的OTL 总之还是看官方会不会打我脸吧

所以大概是“小蝴蝶侠从软到硬的成长过程”【揍

 

Ⅰ死亡风暴X权戒

 

权戒从来都认为他是个小人物,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就算是在某个超市采购的时候遇到扛着机枪扫射的恐怖分子,他都可能会被漏掉。

直到有个人——不那绝对不是人类,烧焦了的皮肤散发着妈妈烤糊肉排的味道,他不由得担忧看了一眼妈妈的卧室,才回神她已经好久不能烤肉排了。而面前的散发着焦糊气味的骷髅头伸出包裹严实的手,用大到不必要的力气捏住他的脸迫使他转过来。

“看着我,小家伙。”

权戒曾经想和人交换戒指的场景,响彻礼堂的钟声好像天使的祝福,温柔体贴的女孩子仰着脸看着他,面前明亮的面庞似乎闪闪发光,脸上洋溢着满足而幸福的微笑。嘿别笑,每个男孩子都多多少少想过的,当然女孩子们想得次数会更多一些。

好吧他承认他有时候的确有点娘气,但不管他想了多少次,场景都绝对不会是一个头顶冒火的活死人粗暴的把一枚绿色的戒指戳到他的手上。他感觉疼,疼的要命,从手指到手臂疼痛撕咬着他,从里到外再从骨髓里钻出去。他疼到在地上打滚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哀嚎出声,而始作俑者只是看着他,权戒觉得自己一定是疼疯了,他能从骷髅头上看出笑容。慈爱的、温柔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最后一阵绿色的光芒笼罩在他身上,他扯了扯身上不知什么时候穿在身上的绿色紧身衣,胸前有些卡通的绿色叉号显得很搞笑。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恶灵骑士”*他企图摘下戒指,手却被一把握住。

“不行,我的孩子,不行。”

权戒这才发现他能看清楚更多,他看见死亡风暴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又再一次被灼烧,棕色的眼睛就像某种活物,生长完成再发出滋的一声被彻底蒸发。只留下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喷在权戒脸上。他的脸凑得很近近到权戒觉得自己的眉毛都被烧焦了。

“欢迎加入辛迪加。我的孩子。”

 

*是漫威的角色跟死亡风暴长得特别像有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两部影片特效很好看推荐【够

 

Ⅱ快客强尼X权戒

 

右手手臂上戒指导致的腐烂与青筋暴起正在蔓延,昨夜只还是五根指头灼烧般疼痛,今天已经窸窸窣窣得爬上了手掌,权戒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被死亡风暴带去他所谓的辛迪加。

他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强尼。红色的紧身衣包裹着他健壮的身体,风镜并没有遮住他的眼睛,面具甚至都没有试图挡住他痞子一样的笑容。

头顶异样的突起让权戒觉得他有点吓人。他对自己说“别怕,别像个姑娘似的。”但仍然止不住想要往死亡风暴身后躲。

“权戒,这个是快客强尼。”死亡风暴向旁边跨了一步让他直视强尼的脸。对方则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紧紧贴着就快挂到他身上。

“哦哦,小可爱,小权戒,是这么称呼对不对啊风暴?”强尼说话的时候声音总是带出来一些金属刮蹭时出现的吱嘎声,大概是因为他的速度吧,权戒努力不让自己往后缩。

“小戒指小戒指~”强尼拉起了他的右手细细摩挲着被污染的部位,看着戒指的光芒,专注的好像在欣赏什么美丽的东西“我们让死亡风暴去挑选戴上戒指的合适人选,真想不到他挑了这么个小布丁。”

“那岂不是正合你的胃口。”原子女在他耳后冒出来出声吓了权戒一跳,权戒浑身一抖惹得强尼放声大笑“真有意思啊小家伙”他捏了捏权戒的脸“这种嫩样子最想让人弄坏了,忍不住想要看你迷茫的脸放空的眼神……哦别害怕啊亮闪闪的宝贝儿,虽然你惊恐的表情让人兴奋。放开你那点小矜持和氪石一样紧的屁眼,和我一起享受一下怎么样。”强尼舔了舔嘴角还想说什么,就被死亡风暴拉开丢了出去。

“终极人要见他。”死亡风暴头也不回的向建筑更深处走了进去,头顶的火焰劈啪作响。权戒不得不跟上去,尽力无视阴风阵阵的隧道。

刚刚被丢出去老远的强尼一眨眼又跟在他的身边,他的两根手指蹭了蹭权戒的脸颊“加入了辛迪加,那么我们还有的是机会,甜心。”然后趁死亡风暴没来得及发难一溜烟跑在他们前面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Ⅲ终极人X权戒

权戒一点都不惊讶他们到达大厅的时候强尼早已靠在门边悠闲地和原子女聊天。他看着无数巨大的显示屏有点回不过神,死亡风暴向他介绍电子人,而那个不知是皮肉嵌入机器还是机械融入皮肤的人头也不回点了点头,就当是打招呼。

他看见一个胸前写着U的男人从房间另一边缓缓飘过来,权戒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和父亲驾车出游的日子,那时候父亲会把车开得很快,偶尔会有虫子来不及躲避撞在挡风玻璃上,只剩下一团恶心的灰色印记,甚至看不出它原本的模样。

而这个男人虽然体型不大,却让他感觉像是一辆朝他行驶过来的汽车,自己就像一只幼小的虫子,随时都会被碾碎挤烂渣只留一滩随便什么颜色在地上,在场更没有人会在意。

“这就是你说的人?”终极人停在了他的身前,漂浮在空中看着他,权戒根本不敢对上这种眼神只希望自己能缩得更小一点。

死亡风暴在一旁插嘴“你只要再等一段时间,我保证不超过一个月,你会看到你想要看到的。”

终极人盯着权戒沉默了一会“好吧,我会等,死亡风暴,就像你说的那样,但不要太久。”他单手就像拿起一支笔一样捏着权戒的脸把他拎了起来“不然我会把你这个小宠物从头到脚一块一块分开——从他这个连明白话都说不出来的舌头。然后你再给我找回来一个合适的人选,毕竟戒指还在那里对吧。”

权戒就保持着被他拎起来的状态无法反驳,自己懦弱、渺小,和这群超能力者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就算戴着戒指,终极人想要弄死自己也再简单不过。然后他被放了下来,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而在那之前,欢迎加入辛迪加,权戒。”

他能做的只有点点头,终极人拍了他的肩膀“欢迎加入,哈尔·乔丹。”

 

【按照地球三的尿性权戒指不定是谁,但应该是和哈尔有关,就当他是哈尔吧OJL

 

Ⅳ超女王X权戒

 

权戒并不是有意去听到这件事情,他只是……不管是戴没戴上戒指,他都不是引人注目的角色,即便他整个人都闪闪发光。他就是无法做到像终极人……或者这个世界的超人那样。他只是回到自己房间的途中听见了夜枭金属羽毛的颤动声,并不像强尼的嗓音中夹杂的声音那么刺耳,却让人难以忽视,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全身武装着金属的夜枭却能彻底隐藏在阴影之中。

紧接着就是超女王的声音,从头到脚笼罩着“傲慢”两个字的女人,却让人难以自制拜倒在她的脚下。超女王的眼神一直都很尖锐,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但经常刺得权戒浑身不舒服。

他们在讨论些什么,从征服这个世界为开头,正常的辛迪加谈话,永远是从征服掠夺与杀戮开始。权戒知道夜枭失去了自己的兄弟,这就是为什么夜枭还留这个世界的夜翼不死。他也为利爪感到遗憾和伤感,但是自从戴上戒指之后,太久以来的血腥争斗让他很难想象自己有其他的结局。

但是谈话很快就变了味道“他早晚会听到心跳声,会发现这个孩子不是他的。”“我们需要这个世界,我要这个世界,为了我们的孩子,托马斯。”超女王这样说着。权戒不得不掩住自己的嘴阻止自己惊讶得喊出声。随后夜枭离开,据说是去找终极人。

他知道辛迪加的三巨头关系一直不清不楚,但他完全没有想到是……这样。他一转头打算回到房间休息,右臂现在已经整个被戒指腐蚀,自己也变得越来越疲倦焦躁。

权戒转过身去打算开门,迎面却是超女王似笑非笑的脸“小权戒,小蝴蝶,听墙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超女王向他凑近,他选择后退远离。

“对……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听到什么……那个,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他忙乱的摆手表示自己无辜,超女王步步紧逼“我就是喜欢看你这慌张的模样”她笑出了声,声音真好听。

“就像你说的,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不是,我的小甜心?”权戒一直退到墙角,被超女王掐住了喉咙“因为你知道,如果你告诉了终极人,我肯定会在他杀死我之前杀死你——而且绝对不会干脆利落。”

“我会把蝴蝶的翅膀扯断、触角弯折、开膛破肚,但我会让它一直一直看着,直到它的血留得干干净净为止。”她笑着“你不会想看到的。”

“我想……我的确不想看……”权戒谨慎的措辞,“我可以回房间吗?我的手最近,最近一直在疼,我想它已经蔓延到脖子那里了。”

超女王拉起他的手,仔细看了一下,抬到自己唇边按了一个吻,形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口红印“是啊小公主,快去休息吧。”

 

Ⅴ夜枭X权戒

 

权戒知道在超女王之后夜枭也会找上来,他今天又和死亡风暴去砸了好几所监狱,已经精疲力竭。

他不喜欢人们看他的眼神,轻蔑又恐惧的表情让他心口不舒服,而已经被腐蚀了的皮肤又有什么跃跃欲试想要跳出来。他走进自己单独的房间,夜枭从墙角的阴影里走出来——他已经觉得自己没有精力去问夜枭是怎么进入自己房间里了。

“超女王已经找过我了,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他举起双手,眼睛盯着自己的床,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扑倒在上面“超女王还是和你说了,是吗?”

夜枭低低的笑了起来“她没有和我说,她觉得自己处理的很好——但不要认为这世界上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权戒疲惫的放下手,低头想了想“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也许我认为她处理的不够好,她是个弱智,她和终极人,别这样看着我,这句话我当着他们两个的面也说了很多次。”他说“权戒,你是个聪明人,别做一些对自己会造成危害的事情。”

他看着权戒依旧低垂着头不打算搭话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有些恼火“也别做对你母亲不利的事。”然后他脸上挨了一拳,虽然软绵绵的,啧,和终极人比起来还真是差多了。

他握住了那个拳头,轻巧的转身用膝盖顶上权戒的关节把他压进床里“你们说过不会把我妈妈卷进来的!”

“对啊把她卷进来有什么用。不过是个需要输营养液才能苟活的老太婆。权戒,我有时候真不理解你,当初我杀了利爪的父母,他得知真相之后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夜枭紧了紧掐在权戒手腕的那只手,鲜血顺着锋利的手甲流淌下来浸入雪白的床单。

“这就是为什么你失去了他!”依旧处于暴怒的权戒奋力抬起头来朝他大吼,他看见夜枭的表情中的游刃有余甚至还有一丝笑意就那样退了下去,然后被他干净利落的敲晕。

夜枭直起身来看着倒在床上的这个孩子,才20出头,右侧身体因为戒指的原因皮肤淤烂青筋暴起。

他擦了擦手上的鲜血,把他抱上了床。

“都和你说过了,聪明人别做对自己会造成危害的事……也别把真相这样随便的说出口。”

“晚安,孩子。”

 

Ⅵ戒指X权戒

 

鲜血和杀戮是辛迪加的主题,一直都是。但它从来不是权戒的主题。辛迪加的成员都知道他心中还留存的那么一丝丝善意,他会制造出巨大的物体,有时候是锤子有时候是链球,有时候只是形状奇异的东西,他高高挥起重重落下,然后再重复一次,最后他抓起真正的石块落在对手身上,就像是掩埋他的对手,就像是立起一个墓碑。

权戒被派去中城解决不愿意服从辛迪加的无赖帮。死亡风暴提出和他一起去,夜枭摆手说不用。

他们看着屏幕上权戒笑着把绿色的弯刀送进热浪的胸膛,另一只手上笼罩着恶魔的爪子捏破寒冷队长的寒冰然后慢慢收紧。远处的小魔术师身首异处,飞行鞋还突突兀自冒着烟想要把自己的主人带离战场。

戒指所造成的狰狞已经从指尖蔓延到眼眶,现在戒指已经夺取了哈尔·乔丹,它会在今后的日子里控制他哭,控制他笑,控制他杀死一个又一个人直到肉体停息。他从没能成功控制戒指,而辛迪加没人会因为这个感到遗憾。

“我说过他是合适的人选”死亡风暴骄傲的这样对终极人说“上吧!弄死他们!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终极人满意的点点头,看着屏幕里权戒超路边的监控器挥手。

“哦我已经开始怀念原来的小蝴蝶了。”超女王趴在终极人的肩头撒娇“但还是这个更合我的胃口。”

“却不合我的胃口”强尼小声抱怨,然后被原子女扯了耳朵“好吧,不得不说他这样还挺帅的。”

夜枭看着终极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给他一个能够充分发挥的舞台。”终极人点了点头,指着屏幕上另一个越来越近的绿色光团“就在那里。”

 

评论
热度 ( 23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