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The Tie cp:pipster NC-17注意

救命历经三天时间我终于把这块肉炖完了!!!!

话唠没救……炖的也一点都不好吃【自裁

第一次炖肉就交给了pipster 完全突破了自己的耻度一边码字一边脸红我我我我我我去找个地方躲两天别找我【逃

以下正文

 

 

 

说到底一切都是怎么开始的呢?Hartley晕乎乎的想着,他正和James打架一样拉扯彼此的衣服,耳边湿热的粗喘实在让人分心。

他和James都喝了酒,不会醉到认不清对方是谁的地步,只是为了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我是说接下来的几天内如果有人(按理说应该是James)感到尴尬,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喝醉了,酒后乱性,一语带过大家都轻松自在。

都是James的错。亲吻从轻柔干燥的唇瓣摩挲开始深入,Hartley喉咙里发出类似于咕噜的轻叹声,对方轻笑才让他清醒过来克制住第二声,只希望面前这个从不知积口德的混球不临时编个笑话出来,很少接吻的帅气基佬魔笛手什么的。这算是他多虑,James的注意力全放在他的衬衫精巧的纽扣上,取笑他的心思估计早就和投向Axel的尖叫鸡一起飞走了。

他要趁他的脑袋还没乱成浆糊之前把事情理顺,Hartley这样想着,同时手指轻柔的在James衬衫前胸的扣子上来回划动,一点也不着急的游刃有余的样子。鬼知道著名的恐同魔术师明天会对此有什么反应,不论如何基佬魔笛手绝对不应该是被指责的那一个。

 

这一天实际上应该是很平常的,好天气出去吃顿饭逛逛公园,可能碰见一个旧友再假装生气反驳几个Gay Joke的那种平常。最近又没有哪个无赖帮的成员无聊到要去强银行找刺激,或者直接去砸闪电侠博物馆——您好,监狱直通车即将启程,请尽快检票上车。Mike甚至发了个短信问Hartley要不要去逛花展,粗犷的热浪的内心是如此文艺说出去谁会信。遇到了魔术师制服下的James Jesse?也不是什么大事。好像是关于什么重要会议需要正装,Hartley觉得自己有义务拯救特工JJ的同僚们的眼睛——天呐那神奇的撞色,他的衣柜被Axel袭击了吗?!

 

把魔术师丢进试衣间的过程比想象的简单得多,自己顺便试了几条领带,最后看中浅绿色那条有深绿直线花纹,宽度没有细到Gay气十足,和他平时穿的衬衫也很搭。拿着领带在领口比比划划,他想到刚刚如何说服死抱着自己审美不放的James失笑“别小看基佬的审美,你再敢让你的衬衫在我眼前晃,我一定在戳瞎自己之前震碎你的眼角膜。”

James从试衣间里出来,衣服上身效果并没有让Hartley很惊讶,大概是有段时间每天都要盯着这张俊脸的缘故。只要换掉了那可怕的领带和亮色衬衫就顺眼很多,Hartley自觉得意之作的褐色细条纹领带被James打了个死结——这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Hartley真的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但James就那么跑了出去——还顺便给他的领带也结了账,只不过是给他打领带的时候被Axel看见了嘛,魔笛手和他的情侣装男朋友这种笑话真的不具备原创精神——只不过上次听到还是他穿着绿底白色圆点制服的时期,特别是他和Mark站在一起。

恐同就是麻烦……他叹了口气。

 

回到家已经很晚太阳已经落山,闲逛的时间过得说快不快说慢不慢,进门的一瞬间他绷紧了神经——家里有人。

“Piper把你的‘不管是什么’乐器收起来,是我”坐在沙发上嚼零食的James抬手朝门这边打了声招呼。Hartley收起了从怀里掏出来的短笛。“你没有把我的厨房搞得一团糟,对吧?”他从James的碗里抢了些薯片和水果糖。

就好像房间里的客人并不是闯空门又扫荡了屋主整个零食柜一样,他们很平常的看完一个搞笑节目。James关上电视说他也能做到这些简直太小儿科,Hartley想要说你先把你笑出来的眼泪擦擦,但他的肚子笑得有点疼,决定还是闭嘴。

“好吧,说正事,你来这儿不是为了清剿我的食品柜对吧。”Hartley坐直了身子,每次James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跑到他这儿来又顾左右而言他,但这次似乎有所不同。“难道就没可能我就是来找你玩的……好吧,的确是,我最近看了很多关于……呃……恐同这方面的资料,嘿别这么看我,我对于有时候说话会伤到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据说恐同心理和深柜心理有所联系所以我想……试一下?”

“你要试什么?”Hartley警觉的眼神看得他发毛,James靠近了一点,一只手搭上Hartley的肩膀,拇指蹭着Hartley的脖子“哦,你应该知道。”

Hartley腾的一声甩开他站了起来走向厨房,James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会然后挫败的垂了下来,搞砸了,他对他自己说,伸手去抓自己的外套。

就在他想偷偷的溜出去的时候,没有穿制服的魔笛手从厨房里探出头,平常演奏乐器的纤长手指里夹着两个杯子,嘴角微微上翘“来点酒吗?”

 

红酒还没被醒过,些微有点涩口,两个人看似随意的斜靠着,实则内心是不是有些慌是不是有些急只有自己知道,James沉默的拉过Hartley的手,表面上是在仔细欣赏艺术家的手指实则在轻挠他的手心,Hartley的长腿悄悄探过去,光着脚脚趾蹭着James的脚踝,勾住裤脚拉扯。

没几杯酒下肚,也不记得是谁先凑过去,他们就先滚在沙发上,然后滚上了床。

Hartley有些后悔自己在宜家的众多床垫中选择了最软的那个,他现在被James按在床里像躺在棉花上一样无处着力,嘿为什么他在下面——作为一个义警他只能说是“有肌肉”,再看看James的胳膊,差距还是很明显的。该死的床垫,该死的酒,该死的肌肉男,该死的恐同深柜,该死的……嗯……

James不愧是逃脱高手,好吧这句话放在这里有些不对劲,但他很快解开了Hartley所有的衬衫扣子,蜜色的皮肤大片露出来,Hartley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抬手想要解开领带——James付账的那条。

湿润的嘴唇含住了他的耳垂,刺激的他浑身抖了一下,手上动作一顿,James趁机强制性握住他的手带离了那条领带。“留着它,Hart,别摘。”

Hartley决定他要放弃思考,原本以为不会得到回报的单恋似乎有了可能性,即便可能只有这一次,即便可能之后James会后悔,他也愿意抓住这次机会。

他的头埋在James的颈窝,舌尖轻柔的画圈,点了点头算是同意,James满意的扶着他褪下上衣。他这才解开James的扣子,手指像是弹奏乐器一样在皮肤上抚摸、画圈、跳跃,直到James觉得痒把他的手抓起来放在颈后让Hartley揽着他的脖子,自己的手捏了捏Hartley的腰侧,然后解开皮带向下探过去。

嘿等等,魔术师初级101有教单手解开皮带扣的吗?Hartley还没来得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就被握住,隔着内裤的一层棉布,恰到好处的抚摸收紧让他迅速把疑惑统统清出脑壳。James看着Hartley因为快感而水汪汪的眼睛不自觉的低头吻了吻他的面颊。Hartley抽出一只手试图解开James的皮带扣,这花了一些时间,大概是因为他不太熟练和稍微有些发抖的手指。

他把手探进去的同时James咬了一下下唇,这个表情在Hartley眼里性感得有些犯规,他有些着迷的看着James的脸,所以在James扯下两个人裤子时惊呼了一声。

被James整个揽在怀里Hartley这才意识到那么几厘米的体格差距有多大,皮肤之间轻微的磨蹭都像磨得起了火花灼烧着神经,Hartley因为安心和满足轻叹出声,同时他也小心的盯着James,很多深柜都过不了肢体接触这一关,已经走到这一步如果对方跳起来走人,恐怕Hartley一辈子都不会想再见到他。

令人欣慰的,James没有,他温柔的看着显得有些惊慌的Hartley,细碎的亲吻、抚摸,和女人相比稍微有些粗糙的皮肤互相摩挲,发丝扫在彼此的颈间,即便时间静止在这一刻也算幸事。

魔术师的手抚上魔笛手有些敏感的腰侧,Hartley挺身两人的下体碰在一起逼出他的一声低喘,James也并没游刃有余到哪里,却抬手握住给予抚摸,除去布料后刺激要多出一倍,Hartley能够感到James手上的茧,比自己的手厚上一些。磨蹭收紧,还有阴茎之间的触碰。

James抬起头看着脸色潮红,身上只有一条歪到一边皱巴巴的领带的Hartley,虽然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但依旧笑着俯下身去亲吻,堵住微张的双唇吞下喘息,再从脸颊到下巴到胸膛,当他的嘴唇碰到Hartley的胸前时,一直揽着他脖子的双手收紧,Hartley射了出来。

Hartley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抬手去触碰James的身体从胸前划到小腹,拉下James的头亲吻,直到他也射在自己手上。

就这样在床单里揽着彼此依偎,耳鬓厮磨,久到Hartley已经快因为James带来的温暖睡着了,James挠了挠头摇晃他“Hart我……”

“怎么了?”与其说是追问不如说是嘟囔。

“我不知道接下来……”James都快把头皮挠破,这说出去也够丢人的,把人拖上床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下去。

“我就知道。”Hartley清醒过来拉着床单就要跳下床,James拽住一角免得被光溜溜的丢在床上“所以……我是说,你在上面也没关系。”

Hartley转过头表情复杂的看着James很久,最后自己也绷不住太严肃的表情喷笑“噗,你真应该看看你现在大义凛然的表情。”他走进储物间好像要找些什么东西。

OMG我真的是逊爆了,James捂着脸倒回床上,听见Hartley光脚拖着床单走回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心理准备却被厚实的被子糊了一脸“WHAT THE ……”

Hartley丢下床单铺开被子“我也不是个好top,而且你今天下午还是个恐同,第一次你就做下面的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他一脸正经的解释,顺便把James不老实甩在外面的胳膊塞回被子里“先睡觉吧,我洗个澡去。”

随着魔笛手哼着歌走进浴室传来的水声,魔术师捡起魔笛手之前挂在脖子上的领带轻吻了一下,然后往被子更里面钻了钻。

 

Hartley擦完头发捻了捻依旧带着潮气的发梢,不把头发全部梳向后面的时候显得更年轻,也稍稍有些颓废,这都被James笑话过,比如你现在就像只比Owen大一岁的哥哥这种没什么内涵的小学生逻辑。Hartley披上深绿色的浴袍走出浴室“嘿James,你看到我的眼镜了吗?”

“Hartley……”James裹在被子里缩成一个巨大的茧蛹只露出金色的头发,声音含混不清。

“你在叫我吗?James出来别闹脾气,你会把自己捂得缺氧的。”他走进一些拉了拉那一团软乎乎的东西。

“Hart……”

“我就在这儿,快出来。”Hartley低头更凑近把自己裹成卷饼的James,冷不防被突然伸出的手臂拉进被窝,如果他不是那个吓了一跳的人,估计会为魔术师“伸出手臂、掀开被子、把人拉进去、盖上被子”这一系列动作的流畅性鼓掌。

Hartley受到惊吓、上身趴在James的胸膛上、腿还挂在床外面,对方一只手臂环住他的脖子,朝他露出16颗牙的巨大笑容,另一只手……如果他可以选择的话他真的不想知道。

James还在松松的环住自己下体撸动,搂住Hartley那只手上缠着绿色的领带——永远不要小看James Jesse的羞耻心因为他根!本!没!有!

不顾Hartley内心是如何的炸毛,James把Hartley朝自己压了下来鼻骨硌在胸膛上有点疼,亲吻他的额头和发旋“Hartley,试一下,就一次,你会的不是吗?”虽然带着鼻音和充满欲求的沙哑低沉,其中些许请求的语气让Hartley不怒反笑。

他蹭进被窝里伸长手臂从床头柜里取出润滑剂和安全套,跨坐在James的小腹上。“你确定吗?”“Piper……”James没有正面回答他,撑着自己半坐起来,湛蓝的眼睛蒙了一层雾一样盯着Hartley。Hartley先慢慢得挑逗一般给James戴上安全套,再扯开浴袍松垮的腰带,挤了一点润滑剂往自己身后探去,咬着自己的嘴唇。别人帮忙扩张都会有些难受,更别提是自己来。James亲吻他皱着的眉头、打开他紧咬的嘴唇,手也落在他的下体上安抚。

“你以前做过很多次吗?”James含着Hartley的嘴唇问出他一直想问的话。换来Hartley手上动作的停顿“并不很多,偶尔才会去酒吧找个人,no kiss, no name。”他想起什么似的眉头拧得更紧“如果你担心的话……我安全措施一直做得很好,会按时体检……”然后被James捂住嘴“并不是问这个。”

Hartley才松开眉头眯起眼睛笑起来“真的很少,这方面我很挑,嗯……”James含住他胸前的凸起,用唇舌逗弄,Hartley决定把语言都碾碎在喉咙里。

后方的手指一直加到三根,Hartley自己扩张的时候不忘磨蹭James的下体,他抽出手指另一只手扶住James的胸膛抬起一点身子,直直看进James的眼睛,他不想看到厌恶和不耐,那会让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一切让步和包容都是徒劳的,他也不奢望能够看到温柔和爱意,只要他不将自己推开今晚就已经足够完美。

James小心的扶着他的腰让他渐渐吞下自己的阴茎,时不时的收紧抽动和湿热的感觉让他几乎控制不住,直到完全吞下两人都长叹出声。

“Hart……”“Shhhh”Hartley微微蹙眉同时扬起嘴角,稍微抬起在落下,自己在James身上摆动,看着James手臂上青筋突起内心扬起一股成就感。随着摆动频率加快,快感逐渐累积,Hartley再难控制自己粘腻的喘息呻吟,抬起腰的时候刻意的收紧,也逼出James的粗喘声散在夜晚的卧室里,James不甘示弱的抚弄他的前胸、下腹和大腿内侧,呼吸纠缠在一起,这是两个人的经济,房间里的空气都充满着色情的味道。

虽然控制权掌握在Hartley手中,但他也越来越自顾不暇,双手撑在James的腹部,在轮廓鲜明仿佛名家雕刻出来的腹肌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抓痕。一次没控制好的落下让James的阴茎插入更深处,Hartley呜咽出声,眼眶里聚起一滴莫名的泪水。

“James……”他压抑在心中的委屈冲破了自尊和骄傲的防线,泪水顺着脸庞滑落,滴在James的腹部“JamesJamesJamesJames……”James似乎没有惊讶于Hartley的泪水,直起身保持着相连的姿势把Hartley搂进怀里,让平时并不轻易表露情绪的魔笛手靠在自己肩上。

Hartley感到世界上下颠倒,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发现是James抱着他转了个身,自己的后背摩挲着柔软的床铺,他一口咬住James的肩膀“为什么,James,世界上那么多人为什么我偏偏喜欢上了你。”James整个人一顿,Hartley感受到身上覆着的身体突然僵硬,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会离开这里,Hartley这样想,心里好像空了一块。

脖颈被舔咬,吮吸的力气大得不必要,明天一定会留下痕迹,然后是耳朵,水声无限倍放大唇舌的刺激,最后是眼睛,依旧在无意识滚落的泪水被James舔舐干净。James的手指划过Hartley的脸,就像盲人沉默的探求,在黑暗中寻找方向。“你迷上我一点都不奇怪啊。”James的言语喷在Hartley的耳边,下体动了动,Hartley才想起来这个人还埋在自己的身体里。“因为我是James。”他笑起来,只律动两下速度便逐渐加快,带起水声同时把Hartley沮丧的心情推出身体。

卧室里一度降低的温度再次提升,Hartley一只手抬起来遮住眼睛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床单。太快太多,这一切都是,他止不住呻吟,James好像记住了他的敏感点不断地撞击那里,酥麻的快感顺着脊柱节节爬升,膝盖发软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James把他的腿分的更开。

“James……James……”他喃喃的说,好像一直说下去James就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我在这里,Hart。我就在这里。”他挪开Hartley的手看着对方迷蒙的双眼,视线纠缠在一起,接着是他们的唇舌。

他们相继高潮,把彼此的喘息含进嘴里咀嚼吞咽。James平复了一会才退出来,Hartley仿佛耗费了所有力气一样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决定不去思考放任自己在余韵中沉沉入睡。James轻笑,凑近他把他揽进怀里。

 

Hartley做了个噩梦,梦见Wally牵着一条巨大的狗和他打招呼,它比Wally还要高两倍,戴着一个奇怪的撞色狗牌,那条狗好像很喜欢自己流着口水扑上来,他觉得他要被大狗压得窒息了,然后他醒了——他觉得他在窒息以前会先被气死。James上身几乎趴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裹得像盛着肉丸的汤匙——感谢上帝他没有流口水。

他决定先不去叫醒他,看着特工JJ就像一个大男孩一样打着轻微的呼噜,睫毛一抖一抖的。嗯哼,一抖一抖的。最后还是James绷不住睁开了眼睛,大型犬一样蹭了蹭Hartley“我故意让着你的。”Hartley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感觉有点冷不自觉得往唯一的热源靠近,皮肤和皮肤的接触让他整个人一僵。

“Hart……对于昨晚我想说……”Hartley瞪大眼睛等候着最后的裁决“我也很喜欢你……刚开始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一直拉不下面子去和你说,最后才想到这么个糟糕的主意……别瞪我我是真的不会做。让我看GV或者别人写的东西我还做不到。”

Hartley瞪得他整个人一阵一阵打冷战,直到那漂亮的眼睛眯了起来,笑起来的Hartley好像整个人都亮了。James想凑过去再蹭一个亲吻就被推开,Hartley跳下床抄起一件随便什么衣服跑进厕所撞上门。“嘿!让我进去!Hart!”James反应过来去敲“我也要洗漱好吗?让我进去!”

Hartley不管外面的各种理由还有炸开门的威胁,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自己沉进去,怎么也止不住脸上傻乎乎的笑。

 

“所以…………你们在一起了?”Wally用吸管指着Hartley,他们现在坐在一个小小的咖啡馆里闲聊。“在滚完床单以后?真是先上车后买票。”

“Wally!”Hartley大叫着抗议。

“好吧好吧,不逗你了。”Wally隔着桌子伸长了手去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安慰“不管怎么样,Piper,你喜欢他这么久,‘幸福来得太突然’这种患得患失的想法都丢掉,你这么好,这是你应得的。”

Hartley沉默着搅动眼前的咖啡,直到Wally指着窗外“那里那个把调色板穿在身上的家伙是不是Jesse?”

Hartley腾的站起来越过桌子紧紧抓住Wally的肩膀“Wally你要记住,这是我给你的忠告,我这种低调又内敛的gay一点都不可怕,外面那个出柜之后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深柜才可怕啊!”然后一阵风似的冲出店门。

电话响起,从愣神中恢复的Wally接听前嘟囔“什么可不可怕我又不是Gay……嘿Kyle,什么事?”

 

门外西裤衬衫领带打扮的魔笛手怒气冲冲在前面大步走,后面“把调色盘穿在身上”的魔术师在后面悠闲的追“别这么无情嘛Piper。”

“你先把那玩意摘下来!”魔笛手脸涨红了头也不回的朝他大吼。

魔术师正了正他身上唯一有点品位的东西——那条带有深绿色直线花纹的浅绿色领带,扬起阳光灿烂的笑容说“不~”

 

评论 ( 1 )
热度 ( 23 )
  1. MONDO for me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iperTrickster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