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Jason中心 蝙蝠家

夜色笼罩了韦恩大宅,远处的路灯明明暗暗照进来。树叶的窸窸窣窣得就像墓地里韦恩家的长辈走了出来,坐在自己或者别人的坟墓上讲述这个宅子里发生的事情,不论狂喜愉快还是悲伤绝望的故事。万圣节对于哥谭来讲从不是节日,它是每个人所能想象到的最可怕的噩梦。

 

杰森从梦中惊醒,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嘴角,才想起来睡觉流口水不过是数年前颠簸生活的附带品,不太好的那种,却是他这辈子最真实的经历。他好像梦见了电闪雷鸣和瓢泼大雨,梦境早已模糊不清。拉开窗帘却发现今夜天气晴朗,乌云没出来凑一份Trick or Treat的热闹,只有月亮高悬却因为空气污染笼上了一层红色,典型的哥谭夜。

 

他听见十几米外的栅栏吱嘎作响——过去他总是奇怪阿福是怎么管理整个韦恩庄园,几乎知晓每个角落发生的任何事情。直到最近他才发现,长时间的打理庄园让他感觉整个庄园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试问如果有人在摇晃你的手臂,你会感受不到吗?

 

随手抄起手边的大口径猎枪,他最近的心头好,刚刚醒来他感觉精力充沛,就算这个不长眼的闯入者是超人他也自觉有一战之力,这就是长久以来远离真正的硝烟给战士带来的错觉。站起身刻意踏了踏右脚,金属的吱嘎声响起,也许又要上润滑油了,他不屑地撇了撇嘴。

 

还没等杰森走到门口,大门便轰一声被撞开,身着三原色的男孩跌跌撞撞走进来,一翻身直接呈大字形倒在厚实的实木地板上“嘿,杰森,你怎么不开灯。”

 

男孩的制服是空旷的大厅中唯一一抹亮色。罗宾撅起嘴吹起自己散落的额发,微长的刘海和扬起的笑容特别像提姆,杰森看着他难得的愣神,反应过来男孩已经跳上沙发给自己处理伤口。

 

他在想他该说点什么,说他长得像自己认识的人——会暴露自己一直以来隐瞒的事情,让别人随意进入他的安全区这种事情他已不会再做,他是Jason,只是Jason;质问他为什么太早的回到宅邸——我们都知道原因,万圣节呵;关于直接从大门闯进来训斥他——也许是个好主意。

 

屹立了几个世纪的老钟响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换下铠甲的蝙蝠侠从座钟后的密道走出来,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耳朵。杰森猜蝙蝠侠一定是在暗自提醒自己下次一定不要在整点的时候经过密道。他总犯这个错误,从来都没个记性,就像迪克一样,没记性。从来不会记得不要再给他们这群不领情的弟弟拥抱和忍让,从不会记得不要再尝试让布鲁斯吐露心声,他在这两方面永远都在失败,但只要给他一点点希望就不会气馁。从不会记得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好,真是个蠢货。

 

宅邸里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人,聚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今天杰森刚掸完灰的垫子被罗宾抱在怀里。“阿尔弗雷德,过来”男孩拍了拍垫子喊着,另外两个人也扭头望向客厅角落的老黑猫,“阿尔弗雷德”眯起眼睛盯了他们一会,跳上茶几再巴住杰森一丝不苟的衬衫,灵巧的跳上他的肩膀,耀武扬威得看着罗宾懊恼的表情。

 

为什么他就是喜欢你,这句话罗宾没有说出口,杰森从他的脸上读了出来。

 

“为什么从大门回来,和你们说了多少遍,即便韦恩家已经不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我也并不很在意那群捕风捉影的婊,咳,蠢蛋。但是‘罗宾出入韦恩宅邸’这种头版头条绝不是我想见到的。”杰森板起脸来在他们之间扫视,言辞尖刻,直到蝙蝠侠轻咳提醒他的语言。罗宾原本的懊恼表情已经转为委屈和羞愧,他把自己缩得更小了一点,低垂着头。

 

“而你,”杰森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蝙蝠侠“你却自己回到蝙蝠洞换掉铠甲,不管你的罗宾是不是受伤,没有注意到他是不是没有跟上你的脚步。”蝙蝠侠不应该丢下罗宾,杰森感觉自己的手有点抖,蝙蝠侠不应该丢下罗宾,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突然踉跄了一下,右腿支撑不住自己一般,虽然稳住了身体却吓到了蝙蝠侠和罗宾。蝙蝠侠按住要起身的罗宾,避开了罗宾腿上的伤口,站起来扶着杰森坐在他们两个中间。

 

杰森掀起自己的裤腿,从内袋里掏出小瓶装的润滑油点在机械仿生腿的关节处。阿尔弗雷德用头磨蹭他的脖颈让他放松下来,身边的罗宾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没敢说话。

 

他叹了口气,拉开罗宾死死抱住的靠垫,检查他的伤口“膝盖不应该这样包扎,以前教过你什么全都忘记了。”他埋怨着,得到罗宾终于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杰森没有在客厅里逗留太久,他回到蝙蝠洞,他现在的居所。潮湿、阴冷、巨大的显示屏倒映着他的脸,还有最小的笔电里,芭芭拉温柔的朝他笑“平常的一天?”

 

“是啊,真够平常的。”他解开领结扔在一边,朝着屏幕挑起一边眉毛。

 

“罗宾还好吗?我无意中看见他受伤了。”芭芭拉担忧的仰起头,似乎想要越过他的肩膀看看他身后有没有跟着一个穿着三原色的小子。

 

“除了蝙蝠丢下他自己回来,他又从正门撞进来差点吃了我的枪子儿以外,没问题。”杰森的话引得芭芭拉笑了起来。

 

“你可真是越来越像阿福了,”她笑得止不住,好像这真的很有趣一样“别对他太苛刻,他还是个新手,不是……”

 

“不是迪克,不是提姆,也不是达米安那个混蛋小子,是吧。”杰森打断她的话,惹来她不满的瞪视“我都知道,芭芭拉,但我就是……”

 

“就是放不下……我懂,杰森。”芭芭拉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眼睛垂下来,杰森自知失言。

 

“我的教子和教女……他们都怎么样?”杰森看着芭芭拉,眼神温柔了一些,哦上帝,她都有白头发了,在他眼里她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蝙蝠女,飞跃楼顶时长长的红发画出一条弧线,杰森还暗恋过她一段时间,在他刚当上罗宾的时候。

 

“都睡了,不然你还能和他们打声招呼,刚刚出门拿到了太多的糖果。玩得太累了。”芭芭拉整个人的面部柔和了很多,啊,女人们提起自己孩子的表情。“我也要睡了,杰森,别给自己太多压力,也别给那两个孩子太多压力。放松一些。”她微笑

 

“Trick or Treat,芭芭拉”他回报他所能露出的最温柔的微笑。

 

“放心,韦恩宅很快就能接到先知特供的超级糖果礼包。”说着芭芭拉眨眨眼睛,关上了视频,杰森依旧没有漏掉她落下的一滴眼泪。

 

杰森很快入睡了,他梦见了他很久没能梦见的人——他的家人。当然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杰森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迪克扑上来给他一个巨大的拥抱,整整5年份的,小翅膀别太苛责自己了,他说。提姆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自己很喜欢现在的罗宾。布鲁斯在远处沉默的看着他,最终露出一抹笑容,他好像说了我为你感到骄傲,又好像没有。达米安在哪儿?杰森四处寻找,那么年幼就落入死神怀抱的罗宾长久以来已经成为杰森的一块心病。他得到了第二次机会,达米安却没有。达米安在哪里,他惊醒,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时间已经接近日出。

 

他裹上了睡衣光着脚走在冰冷的地面上,打开了一个小小的暗门,只有这一把钥匙他没有交给蝙蝠侠和罗宾,他把手放在巨大的冰冻仓上,看着里面的达米安,言语都吞回了肚子里。

 

“陶德,你个蠢货”他听见达米安的声音,带着他特殊的表达不屑的哼声“蠢货陶德。”

 

他终于累了一样把额头靠在冰冻仓上“就快了,达米安,再等等。”

他就是固执,固执到最后什么都不剩,只剩下这些,自己,达米安,芭芭拉和她的孩子们,还有永远活跃在哥谭上空的动力双人组,永远不会死的蝙蝠侠与罗宾。

 

评论 ( 1 )
热度 ( 6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