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热浪冷队 标题还没想好 G无差 大概会有后续

之前做梦的脑洞。

可能和怪兽大学被弃用的那个设定类似?
大概是类似X战警的变种人学校的超能力学校AU【不是学园都市
一点都不好玩的样子OJL

正文:
Mick和Len对上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惊讶,他们就像他们能控制的元素那样互不相容。
Len比Mick高一届,这个一点都没有学长样的家伙到现在都会抱怨臭小子学弟太记仇,不过是新生入学的时候看这个小学弟实在好欺负(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对方是火能力),在他入学的时候让他滑了一跤,怎么就记了这么久——差不多一辈子。两个人不同届但是总能碰上,选修大课几个年级挤在一起,尤其是Hartley老师的历史和生物课。
一开始的冲突非常简单,他们互相丢写满侮辱性词汇的纸条,然后幼稚地做鬼脸。第一个发现的Hartley老师向他们丢去了莫名其妙的理解的目光,这种可爱的误会成功让他们消停了很久。
后来Len发现Mick在偷偷练习控制火焰,他练习控制温度和形态,嗯,好学生,Len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趁着火焰变成兔子跳来跳去的时候冻住了它,吓得Mick烧掉了自己的眉毛和睫毛,还有他为了装成熟蓄的胡子,他绝不是因为这个再也蓄不起来胡子,但他就是怪在Len身上。……所以他给Len泡妞用的冰玫瑰上刻字只是合理的报复,即便刻的是Crazy bitch,让Len莫名其妙挨了好多巴掌。

冲突在Mick开始实战课之后升级了,两个人揪着领子吵起来,接着上演全武行。Clark校长会从天而降赶来把他们分开,在那之前全校师生都懒得劝架,抄着手惨无人道的围观着冰火碰撞时的爆炸。甚至还有学弟学妹抱着笔记本记录实战技巧,如果他们的笔记本没有被Mick一把火烧掉应该收益颇丰。

偶尔他们的导师Mark会头疼的找两个人训话,效果不怎么样,通常都是Mark实在忍受不了争吵把他们一脚踢出办公室告终。“淘气”的好学生多少会得到优待,啊,多亏了可爱的幼稚战争,Mark拿着优异的成绩单感慨。

毕业时期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Len不属于对着成绩愁眉苦脸的那种,他是对着满满的记过记录。小到恐吓同学大到损毁公物——Clark校长说我们是要秉承人道主义,这大小不对啊应该反过来;Bruce教导主任说别想试图减轻你的负债,说吧上次你随手捏坏的校园围栏都是我掏自己的腰包,什么时候还钱。
Len难得愁眉苦脸去找Mark寻求解决办法,Mark一摊手说Mick把你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打这么多年还打出了感情真不容易。Len转身就跑,身后传来Mark的声音说你别一冲动再被记过啊,教导主任现在正满走廊晃悠等着抓人,Len就当没听见,他现在就想揍Mick一顿,谁也别拦着。
Len发现想找Mick挺简单的就好像Mick在那里等他,他根本不打算开口,冰霜刚在手上凝结就被拦住,对方的手温温的融化了积雪。Mick挺着急的说诶诶诶你干嘛啊,好不容易把你的错全都揽到我的档案上你还想怎么着,我还有一年,你就这么几天了,不想毕业了?!
Len冷着一张脸说你是不是想让我觉得欠你,Mick眯了眯眼睛,表情让Len觉得他要生气了,Mick却笑出来说你要是进不了部队我以后怎么找你打架。部队是指特种部队,好战分子们心之所向,只是那群淘气的进去有几个不会躲在被窝里哭就不知道了。Len三天两头把部队挂在嘴边也难怪Mick知道。
好,我进了部队你敢不进来我就笑你一辈子。Len指天画地的冲Mick嚷,Mick失了兴趣似的嗯啊应着,气的Len转身就要走,又纠结一会觉得应该跟人家道谢,扭过头却发现Mick正对着自己的背影做鬼脸。
臭小子,Len气都气笑了。
Mick回到寝室想着Mark的那句话,打这么多年还打出了感情真不容易。何止不容易,Mick偷偷翻出来Len冻得一朵玫瑰花,他难得没刻字的那朵。

Len如愿进入部队,坐上车的时候他想也许Mick会露面送他,结果Mick没来,让他觉得自己一直伸长脖子四处找人像个傻子。你不就是傻子吗?Jesse教官卷起杂志敲了他的头。他喉咙泛酸懒得和这个神经病计较,都是晕车闹得,他想。

Mick最后一年过得特别充实,不管怎样都要为了清掉所有记过努力啊,被Len嘲笑一辈子还是算了吧,他那学长真干得出来揣着酒瓶坐在台阶上唱着自己编出来的歌这种事……倒不是说他见过。Mick活跃在各种社团,就连话剧社都参了一脚,他做的火焰布景简直太棒了,除了烧秃了幕布乱七八糟的流苏被强制退社以外堪称完美。
要不是那时候听到他们提Captain Cold他会搞砸吗?在Len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Mick又在心里的账本里记了他一笔。

Captain Cold的名号响起来仿佛只是一个晚上的事情,不管再怎么熊,Len还是很出色的,在学校也因为喜欢帮助学弟学妹名声不错,就不知道为什么和Mick完全不对盘。
真的只是不对盘吗?Len的冷冻枪被巨大的机器人打飞在一边,这个酷似蝙蝠的巨大机器绝对是雨果博士的杰作,说到底为什么大蝙蝠不来解决他。冷冻枪是研究室新发明出来的使他的能力最大化,这个型号是他的新宠,被这么粗鲁的打飞到一边——肯定要修一阵——就算是生死关头Len也不由得分出一些心思去心疼。再回头看自己的队友都是刚入伍的新手,早就哼哼唧唧倒在那边,自己则是被围攻的状况,老子这条命真的就要交待在这儿了吗?!

一个火球撞上机器人发出闷响,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和第几个Len都查不清,自己站在包围圈内,身边的机器人金属外壳软化下来。Len扭过头想要看看帮他的是谁,他首先看到的是一把和他的枪近似的橙红色手枪,刚刚的火球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没跑。对方另一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捡了他的枪耍着枪花。
“丢了什么东西吗?学长?”
……妈的他这次一定要揍这个混小子一顿,谁都别拦着!

评论
热度 ( 9 )
  1. 任谠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赖帮宇宙安利总部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