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未授权翻译】Pipster Prompt-a-Thon I 11~20

#Pipster推广# 【未授权翻译】AO3原址在此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7877

Summary:

这是2009年开始写的“Pipster Prompt-a-Thon”I的总汇

无赖帮中心以及pipster

分级从G到T(译者至今没学会分级,表示不知道T是什么),无差、女性向、BG均有出现,无赖帮和闪电侠以及很多人登场

如有特殊的标注会出现在章节开头

 

Chapter 11:周年纪念

(译:这篇简直甜哭了被虐到就赶快翻出来看!)

Hartley喜欢送朋友们礼物。他的礼物永远都是好吃的、有用的,并且/或者甜蜜的。他在送礼物之前都会深思熟虑,这可比那些忘记周年纪念的人(Wally),那些抢劫附近的商店并且送出最好的那个礼物的人(Len)或者那些声称他们的存在已经是人类所能获得的最棒的礼物的那些人(Mark和Digger)

他看着他新买的日历(自己少有的给自己买了礼物)然后开始把所有重要的日子标注出来。朋友和家人的生日,朋友们的重要日子(Wally和Linda的,有些特殊的日子是要提前两个星期提醒Wally;Lisa和Roscoe的那个大家还在寻找Len失声痛哭证据的童话式婚礼……James如果想要保住他的牙齿就应该停止尝试偷窃监控录像)Digger复活并且开始新的悉尼歌剧演员生活的那天;Sam从镜子里爬出来,打了个哈欠询问他错过了什么的那天;当然还有James特意跑到Hartley家门口和他开了个Gay joke的那天。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他们共同庆祝的以James为中心的纪念日:

第一次他们相遇(在抢劫中)

第一次Hartley发现他迷上了James

第一次他们一起被丢进监狱

第一次他们一起越狱

James的生日

Hartley的生日

情人节(Hartley拒绝过很多次,他认为这只是个商业性质的,诱骗人们把钱花在昂贵礼物和巧克力上的借口)

在Hartley在他们总部穿着泳裤四处闲逛之后,James开始打听关于他的性向问题那天。

Hartley投身义警事业的那天。

James投身义警事业的那天。

James死去的那天

James复活的那天

Hartley问James是否愿意永远伴他左右的那天

James本打算问他相同问题的那天

他们搬到一起的那天

按照这个频率他们将在未来每一年的每一天都庆祝纪念日。

但这又不是坏事情,Hartley这样决定。

Chapter 12:没人能作弄魔术师!

“没人可以作弄魔术师!!!”

“但我就是魔术师!!!”

“不你才不是!我才是魔术师!!!”

Piper开始轻按他的额角。追着镜子大师进入他的镜子世界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的糟糕主意,而带着James一起刚刚让它变得更糟

就像梦游者一样James找到了他的镜像体,然后直到现在他们已经对着对方嚷嚷了半个小时。在那之前的一小时他们一直在打架,知道他们意识到他们两个不相上下而且都用光了尖叫鸡。

在Piper身边他的镜像体,一个有着红头发穿着绿裙子的可爱女士看着这一幕似乎很愉快。

“我觉得他们60分钟之后会厌恶现在的状态,但是现阶段他们简直爱死了喊自己名字的感受,你觉得呢?”

她觉得这很有趣!他来到这里是为了亲手抓住镜子大师然后复仇,而现在他得到了“魔术师大战魔术师”的第一排位置,甚至所有人都知道结果是没人会赢。

“但是如果你认为我在作弄你,你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就是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在作弄我,所以你的恶作剧不会管用,除非你认为我做好了准备知道你知道我做好了准备知道你知道我在作弄你”

“但没人可以作弄魔术师!”

“但是魔术师可以作弄所有人!”

“就连他自己也可以?魔术师不可以被作弄!”

“他们的恶作剧又不知道——他们可以!”

“除了另一个魔术师以外的所有人!”

“我不同意!”

“承认吧你只是厌倦作弄我了!”

“咄!”

“继续!”

20分钟之后,Piper和Piperella坐在咖啡厅里,啜饮着热可可以及对比长笛的制作工艺。

“你刚刚说的根本不符合逻辑!”

“你也不符合逻辑!”

“我是魔术师,我有我完美的逻辑!”

“对上了另一个魔术师就没有了!”

“停止尝试作弄我!”

“你才停止尝试作弄我!”

“我没有!”

“那我也没有!”

“你有!”

Chapter 13:旋转木马

“James!这实在太不体面了!快把我放下来!”Piper大喊着并连续用拳头捶着James的后背。如果他认真起来是可以逃脱的,但那恐怕会导致从数百尺的高空坠落和一个又大又丑的水花……(译:James大大你在走钢丝吗?)

Piper正式宣布他讨厌情人节了。在这之前那只是个让人不怎么愉快的日子,充满了包裹着粉色巧克力的玫瑰花、卡片和那些陈词滥调的没用东西。压榨着劳动力和天真肤浅、卿卿我我的小情侣——

“呜啊!”

“我们到了,我的殿下。”

“我从不知道君主通常都被斜挎在小丑的后背上,然后被绑架到某个……博览会?说真的,我们在哪儿?”

“这不仅仅是个博览会——这可是全世界最棒!最大!最酷炫的博览会!我们将花整整一天在这里观光玩乐!是不是棒透了!”他满脸笑容讨好似的望着他。

Piper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个喜欢逛博览会的人(好吧,实际上他也没去过几个博览会)但花一整天在碰碰车和会黏在衣服上的棉花糖上……直到他看到James的笑容时,他想在博览会逛一天也不会死,这对James显而易见的意义重大。

就像他想的那样,很多棉花糖。

还有碰碰车,他觉得他绝对得了轻微脑震荡,但是……完全没有他想的那样可怕。

用球扔罐子去赢得毛茸茸的动物玩偶还蛮有趣的,特别是他赢得了一只他见过的最大的毛绒兔子。

最后是旋转木马,他真的很小,小孩子气,被喷上过于艳丽的颜色,俗不可耐又完美的恰到好处。坐在蓝色的骏马上,与费力登上大象的James手拉着手那一刻是他愿意永远珍藏在心中的——不管头发上是不是粘了棉花糖。

Chapter 14:冰激凌(与意大利语)

“刻以给——我一杯水吗”

“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刻以给——窝一杯睡吗”

“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可以葛——我一杯睡——吗?”

“说真的,怎么可能有那么一种语言有那么折磨人的单词?你确定这符合日内瓦公约吗?”

“闭嘴,我只是想点点儿喝的”

“……让我来吧,Piper”

“下次假期我们要去个正常的国家……比如加拿大”

“噗”

Chapter 15:电灯泡

为什么他会同意做JJ的僚机*?每次都见鬼的是同样的结局:他觉得无聊而且饿了,太过清醒甚至无法自娱自乐(他被要求驾驶,无法喝酒)愚蠢的JJ,愚蠢的约会,愚蠢的……不论如何为什么JJ会想要个僚机?JJ是个成年人,有能力自己处理所有普通或者不普通的事情,而且他从没有遇到过任何处理不了的关于女人的麻烦。Piper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还是不被需要的那个。他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的表。上帝,才过了一个小时

……到底为什么他没有办法在JJ邀请的时候说“不?”

因为他爱上了那个混蛋。并且他永远不会告诉他。最起码他能和JJ在一起那么一会……即便是在一个愚蠢的饭店里,没有酒精而且要痛苦的看着JJ和一个女人那么露骨的……

他现在特别的恨他自己。

*译注:僚机就是泡妞的时候常常会叫上自己的好友,会帮忙出主意、在情况不对的时候圆场、在情况对过头的时候有自知之明的退散的聪明人

Chapter 16:糖罐

门铃响了。Piper透过窥视孔看见了个快递员。他打开门,有些好奇又有些紧张,因为他没有预定任何东西也没有会给他送包裹的朋友。他有会和超级英雄打架的、抢博物馆的、偷东西的、入侵他的房子并且把厨房搞得一团糟的朋友……就是没有会给他送东西的。除了那个JJ的“太好玩了”假期贺卡上面写着“Ha-Ha-夏威夷!我在这儿而你没有,呆瓜!”(Ha-ha-hawaii)

“早上好,先生。你可以在这里签名吗?”快递员问道,等待Piper签署快递单。Piper随手签了他目前的假名“Harry P.Repip”然后取走了包裹。亮粉色的,很轻而且……有股肉桂的香味?

他打开包裹看到了一个糖罐。里面都是他最爱的糖果……然后有张卡片写着“瑞士——世界巧克力之都,觉得应该分享给你。JJ

PS:说实话,条纹布会显得我很胖吗?”

Chapter 17:Bingo

无赖帮又一次被捉住并且等待移交给当局。他们最近一次的罪行是抢走了世界上最大的蓝宝石(为什么博物馆总是把珍贵的东西放在绝对会偷盗他们的超级罪犯的城市?蝙蝠侠曾经断言“保险金”绝对是原因之一。真是个愤世嫉俗,但是……见鬼的,为什么他每次都是对的?)

正义联盟协助闪电侠搞定了这次抢劫,而现在Guy Gardner正在核对“出席列表”

“1. 寒冷队长——失去知觉(out cold)……哈,能想出这个我真是机智。”

“2.天气巫师——没—错,安全并且要为他造成的糟糕环境负责。”

“3.彩虹大盗……哥们,人们不应该被允许这样打扮自己。”

“4.镜子大师……上帝,这伙人都这么喜欢给自己起这样的……呃,缩写字母相同的名字吗?”

“你是想说同头韵吧,蠢货。”

“又没问你,混蛋。”

“5.热浪——核对无误”

“6.魔笛手——不构成威胁(safe and sound)耶我真棒!”

“7.——”

“Bingo!”

“卧槽——”

Guy Gardner的脸迎面被一个充满了强力胶的派击中,同时他今天学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永远不要低估魔术师……尤其是他这样笑的时候。

Chapter 18:恩惠银行

“现在你已经欠我们两次了,你将获得不朽与成功,如果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会求助于你。”Leonardo这样说,他是那个规模极小却在急速发展的教堂的主教。他们的教堂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支持,提供引导和帮助……作为交换只要帮一个小小的忙。
这个虔诚的市民保持着鞠躬的姿态退出了房间,Michael马上锁上了门并且仔细检查Leonardo
“那是今天最后一个可怜又卑鄙的生物是吗?教士?”
“是的,它是,我的同僚,我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他们相视而笑,笑容中没有一丝愉快、没有一丝幸福或者任何正面的情绪。两只秃鹫瞄着一只垂死的动物,实在是没法更加邪恶。他们听见一声小小的哼声。“看来我们的传令官已经到了,兄弟。”一个男人身披宽大、颜色明亮的长袍大步走进来,每个毛孔里都撒发着让自信。“解决了今天的脏东西?一整天都干这事儿可不容易,伙计——而且没有我的音乐,没有值得信任的随从,你的教堂里真的是没有一个蠢蛋,圣Leo。”
这个传令官只是众多伪装者里的一只小老鼠。
“嘿嘿嘿————”
“Giovanni教士?”
他凭空出现,包裹在绿色的火焰里,自己一人咯咯傻笑。他的脸病态的苍白,扭曲的笑容好像在他的脸上存在了很久。“嘿嘿嘿……主人想要更多的随从?主人想要更多的食物?”
“是的,我的同僚。”
“太棒了————!”Giovanni开心的高呼,做了个后空翻消失在空气中,弥赛亚一般*伸展着双臂“主人万岁!”

一阵咯咯笑声从地狱传来,将愉悦的轻颤送至他们的脊椎从上至下。

第二天,传令官又玩了同样的把戏,诱惑着那些手握小教堂的主教们,一个又一个。
Michael教士向街上寻求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Leonardo教士提供智慧与建议。

他们的小教堂渐渐变大,他们的影响力日益提升直至席卷整个城市。

地狱的深处,Neron最爱的宠物蜷缩在他的主人脚前“嘿嘿……”

*弥赛亚:救世主

译注:大概搞清这个脑洞了……全员黑化的恶魔梗,演职员表:

Leonardo教士——冷队;

Michael教士——热浪;

传令官——魔笛手;

Neron最爱的宠物——魔术师(JJ大大原名Giovanni Giuseppe)

Chapter 19:小肉馅饼

注意:角色死亡

Axel Walker愉快的蹦跳着,穿过街道,不小心撞到什么人然后偷走他们的钱包,嚼着口香糖同时把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
做魔术师是件好事。现在老家伙还死了,一命呜呼。说着的,他知道那个老家伙早就过时了,迟缓而且成为了一个该死的FBI探员,但是死亡可不是他希望任何一个人得到的结果。

现在他只剩一个人了——没有老家伙叨咕他,他在无赖帮的地位也日益稳固——生活太美好!

他正在取回自己的定制枪的路上——毕竟一个魔术师只能用电击悠悠球只能在短时间内构成威胁。如果他想要得到尊重就要采取行动。他已经有了很多的“仰慕者”,都是忠实的追随者,很愿意加入小丑帮如果小丑没有喜欢杀手下的名声在外的话;Axel才不会杀手下……他可能虐待、陷害、抛弃他们,但是他绝不会杀掉他们。红色是他最不愿意沾染在自己的黄蓝制服上的颜色。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只站在他面前几步远的男人。那个男人身上仿佛有什么不见了。人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他站的非常直而且……他没有影子。Axel只是简单看到了他的轮廓,并且打算无视他蹦跳着走下去直到那个人开口“你好……冒牌货。”Axel抬起头,张开嘴打算侮辱诅咒他的时候却像是死了一样没有说出一句话。站在他面前的是James Jesse:鬼一样苍白,浑身被黑色覆盖,金的发白的头发扭出奇怪的发型还有那眼睛……那眼睛!死人一样的眼睛,混杂着怨毒和虐待产生的快感。“我一直在等着见到你”他这样说。甚至他的声音……显然是属于Jesse的声音,但有什么掺杂在里面,让Axel想要逃跑甚至尿裤子。寒冷……围绕在Jesse身边。并不是冬天的那种寒冷,不是冷队的枪射出来的冰的寒冷……他更加深邃,更让人毛骨悚然。那么多人走过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你已经……已经死了!”一阵咯咯笑声让他的心紧缩了一下。“那是事实。我只是来履行一个我的诺言。”Axel想要逃跑,但他的脚定在那里不会动,他整个人都吓瘫了。他呼救但是所有人只是经过,仿佛他们只是远处的阴影,就像隔着毛玻璃一样。“救救我!”他喊叫,但他所得到的只是Jesse那种不属于人世间的咯咯笑声。魔术师不会咯咯笑,他们大笑,微笑,假笑,露齿微笑——没错,但他们的笑声不会让Axel觉得血液都冻住了。

“没人能听见你的声音……没人会看见你。”Jesse恢复了平静。Axel感觉自己开始下落,世间万物都被黑暗遮挡,阴影变得越来越大……他叫喊但是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好处。

“没有用的。”Jesse露出牙齿。而Axel希望他停下来——他正在面对着自己最大最恐怖的梦魇Jesse举起了他带着手套的手,黑暗又冰冷“你还记得我说如果我再抓住你穿这套制服的后果吗?”他的眼睛里洋溢着奇异的热情,一种病态、绿的发白的颜色。他的手变成血红色——在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燃烧着的符号,一个五芒星。Jesse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像两种声音捏在一起——去掉了怜悯,一个声音高而且颤抖着,一个更加可怖接近死亡。“我们要玩肉馅饼的游戏~”Jesse举起了他的双手,他们在滴血,Axel尖叫着试图逃跑但是依旧无法移动,Jesse玩耍一样挥舞着他的手,接触并且穿过了Axel的胸膛,疼,难以忍受的疼。Axel疼的喘不上来气跌落在地上。

他又能看见了,他能听到人群的声音,城市里汽车忙碌的喇叭声。在他头顶让人绝望的,James Jesse站在那里。他拿着一个黑色的粘滑的东西“和我想的一样黑。”那个东西……在跳动,用一种让人熟悉的节奏跳动着“毫无价值,和你一样。”Jesse这样说着并且手收紧,他碾碎了手里的那颗心。

街道上的人们只看到了一个男孩突然痉挛起来,鲜血从他的嘴、鼻子、耳朵和眼睛里流出来。

Axel Walker死于心脏病发作。

Chapter 20:死神已经在等着你们了!还有他肮脏、尖长的牙齿!

“他在这儿!”男巫Al大喊着。

“哪儿?”Leonard国王问道

他和他的勇敢的骑士们正在寻找圣杯的路上,如果有怪兽站在他们前面,那么只有开战。他只要一个目标就可以砍下怪兽的头颅……或者把Robommer爵士丢出去做诱饵。那个洞穴是用头骨搭建而成,让人毛骨悚然,地面是乱丢的白骨和一些肉,有些时间很久已经发愁,有些被太阳晒得发白。哎,一定是一只凶残的怪兽正等在前面。

“那里!”Al指着前翻一直毛茸茸的白兔子。跳出洞穴。Leonard必须承认它是个非常可爱看起来毛茸茸的兔子。

“什么?在那只小兔崽……我是说兔子后面?”

“就是那只兔子!”Al呼喊着。

……现在这里有曾经作为农民的三个领头骑士,女巫的考验,没有加米洛特*,肮脏的下仆,哦还有一个愤怒的男巫。

“Mick,砍了他的脑袋”他下令

“好了就这样,我们回家去,去他的杯子去他的见鬼的兔子。我要回加米洛特然后一直喝酒直到下个冬天为止,谁和我一起?”

一阵小声的窃窃低语和吵闹声响起。

“但我们最神圣的任务就是去夺回圣杯。”大哥Roynard开口。

“操他的,你想要你自己去找!”Leonard愤怒的打断他。

“备马鞍!伙计们!”

“回加米洛特去!”

*加米洛特:传说中亚瑟王居住的地方

评论
热度 ( 7 )
  1. 任谠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赖帮宇宙安利总部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