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未授权翻译】Pipster Prompt-a-Thon I 21~30

#Pipster推广# 【未授权翻译】AO3原址在此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7877

Summary:

这是2009年开始写的“Pipster Prompt-a-Thon”I的总汇

无赖帮中心以及pipster

分级从G到T(译者至今没学会分级,表示不知道T是什么),无差、女性向、BG均有出现,无赖帮和闪电侠以及很多人登场

如有特殊的标注会出现在章节开头

Chapter 21:在周末工作

“James,我在工作”Piper不胜烦扰的说“去找大哥哥Len或者随便什么人,拜托了。”

James短暂的中断了他的“墙壁上有2000瓶啤酒”演讲。

“但我就是不想!你比那个暴躁的人要好玩多了。”

“James,我发誓,如果你不在10秒钟内离开这里我会——嘿别碰那个!”

Piper叹了口气,他只是想工作。他对于塑造一个新的听筒原型这种工作的熟练度远超过“把那个东西放下!”这项工作。他只是想完成工作——平常情况下他已经解决了更多的结构问题,但是Wally需要他帮忙做他的那份而且……“James!”

“我真的超————级无聊,陪我玩一会!”James大发牢骚“你最近几乎没有花时间陪我!”

“因为我在努力工作去帮助我的朋友,而你上个月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升级你的绿色粘液配方”

“但是它现在提升了20%的粘稠度”James反驳。

狗狗眼不应该在一个20多岁的男人身上还这么有杀伤力。

“那这是干什么的?”James问道“这是一个声呐扩音器,用于……”Piper开始解释他现在的进度,回答James提出的所有问题确实也完成了不少工作。他就快结束这项研究才发现James已经睡着了,还盘腿坐在空气中,头舒服的靠在Piper的肩膀上。

“他……他只是想要注意力,我猜”Piper这样想。说实话他已经无视自己的好友好几周了。当然他之前没有这种像缺爱的小狗一样急求注意的朋友,而且不管James什么时候想要什么都会直接过来拿走……唔。这还挺可爱的,Piper笑。

Chapter 22:火刑

“烧死她!”人群尖叫着。面孔因为荒谬的恨意和怨毒扭曲,所有声音都一齐高喊。

“烧死那个女巫!烧死她!”

Piper叹气。他真的非常讨厌这种愚蠢的童话世界。但是上次他在这里的时候——据Wally描述——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像一个邪恶的牵线木偶。现在他有自己的自由意识,但却被绑在相当大的篝火堆上,估计会被烧成灰。
“那红色的头发!”一个女人尖叫着,就像哪种妖怪一样。“红色的头发,红色的头发”人群窃窃私语。“绿色的眼睛”一个男人大喊。“绿色的眼睛”人群齐声讨论。

“我的眼睛是蓝的,那只是眼镜。”

“哈,恶魔的杰作!她在否认这一切!”

“我是个男人!”

“她把自己的性别变成了个男人!烧死这个女巫!”

牧师们穿着黑色的长袍,本应该是表达肃穆之感,却看起来像死神一样。举着火把接近他的脚下。

“恶魔的子民,忏悔你的罪行吧,起码在下地狱的时候带着干净的灵魂。你承认你施展巫术这种恶魔般的行为吗,承认作为撒旦肮脏的情妇,还诅咒了这个可怜的镇子。你是否都承认?!上帝这样质问你,罪恶的生物。”

这就是他的结局?被活活烧死……只因为红色的头发和眼镜?如果他能从这里出来,他会直接找到Gambi并且日后永远只穿白色……还要把头发染成金色之类的。少了他的笛子他寸步难行,被绑起来……他又能做些什么?

“她诅咒了我们的军队!”

“她让我的奶牛流出黑色的牛奶!”

“她让我的孩子患病!”

“她把我变成一只蝾螈!”

等等,什么?就那么一会,一个巨大的黑色斗篷飘落到场地中央,稍稍透出了黄蓝条纹的制服和耀眼的笑容。James在切断捆绑Piper的绳子时狂笑着,然后带着他飞离这个村子,留下高呼着可怖的恶魔跑来救助他污秽的情妇的村民们。

“谢谢,James——这真是太……谢谢。”Piper低语着,更紧得搂住James的肩膀。

“女巫?嗯?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总是和厄运相伴,Piper。我刚刚被当做新的救世主供奉起来,因为我能在水上走。你做了什么?”

“……我被他们当成了毒藤女。”

Chapter 23:缓慢的旅程

“你确定这……东西,不能再快点?”

“你说的‘这东西’是只大象以及不,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在他们无意中被卷入印第安纳琼斯式的冒险世界之前,Piper永远不会想到自己要扮演Willie Scott*的角色。

*Willie Scott:夺宝奇兵2中女主角

Chapter 24:在外就餐

他不会做饭。James觉得自己的逻辑很正常。他是个男人所以见鬼的为什么他要会做饭。他可以只点个披萨然后享受它。他可以用点小小的诈骗技巧每星期让三个快餐店轮流给他送饭,所以根本没有下厨的必要。他最喜欢的还是每周六早上的一大碗麦片,

然后他遇见Piper。

然后他和Piper约会。

突然他厌倦了出去吃饭,他开始点外卖,点了外卖之后假装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

结果第二天他的公寓就因为他尝试煮咖啡而烧毁了。

Piper带他出去吃饭。他才发现他们在下厨和烧烤方面都无药可救,他们简直太般配了。

Chapter 25:仙境

爱丽丝梦游仙境AU

发生什么了,Piper?

我的父母……他们死了。

还发生了什么,Piper?

有什么东西……坏掉了。

什么坏掉了,Piper?

我,我坏掉了。

房间是白色的,墙壁没里有厚厚的填充。那样对待一个紧张性神经病患者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他们假设这只是魔笛手的一个生命中断点。有一系列紧张到崩溃得神经问题和遗传性的精神疾病的人,前半段作为一个超级罪犯而后半段转型超级英雄真的不是一个好选择。压力,精疲力竭,危机,痛楚,各方给予他的压力……绝不是理想的生活环境。

而现在……他的父母被杀,糟糕。

他被陷害,更糟。

他被操纵,被催眠,以至于他相信他自己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幽灵将他的记忆打成碎片。无赖帮内战恰巧发生在他被操纵之前。他的同伴消失,他再次加入无赖帮。那诡异的“家庭”不过是一群凯斯顿城的超级罪犯。在Bart Allen谋杀案中他被诬陷。他和魔术师一起逃跑,魔术师被杀而证据指明他拉着魔术师的尸体穿过了炎热的沙漠。

难怪他现在的状态如此糟糕。

他们将他从哥谭的阿克汉姆疯人院转移到贝尔里夫疗养院,起码保证了他的安全。

有些日子他的状态很好,有些日子他的状态很糟。

有些日子他会吹吹口哨,哼一些旋律,并且请求给他一个他曾经拥有的乐器,当然,被拒绝了。给一个精神还不稳定的患者乐器不是很明智的决定,而给一个曾经管自己叫“魔笛手”的超级罪犯同时他还是精神不稳定的患者一个乐器就是自杀行为了。

而在那些糟糕的日子里他只是躺在那儿,看着某一点出神,把一只非常旧的手偶拉得更近。那个破烂却色彩鲜艳的手偶是他唯一被允许留在身边的个人财产。不管怎样,一个用条纹布做出来的娃娃不会伤害到他,反而会让他冷静下来。

医生给他定每日的谈话。有时候他会开口有时候不会。看起来他很喜欢Lidell医生,但他们没发现他只是对医生的黄蓝条领带感兴趣而已。

有时候他会做梦,他梦见玻璃杯碎裂,镜子的碎片和一池鲜血。他梦见没有声音的世界,同时也没有怜悯。他梦见红色的天空和黑色的土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机器和空气中的尖叫声。他梦见变节、背叛和手上的鲜血。他梦见黄色蓝色羽毛的鸟儿,唱着歌,美妙的旋律,天鹅爱的曲子……然后他醒了,黑暗中独自一人……感到害怕。

一个午夜他醒来,他听见近处有铃铛的响声,平稳却响亮的响在自己的脑海中。

“你为什么不救我们?”他的双亲这样问,还有Bart,James“是你害死了我们!如果没有你我们还会活着。是你的错!这是你的错!”

“安静,”他低语“离我远点……”

他下意识抱紧那个手偶。

手偶转过头看这他。

“救救我们!Piper!”他用James的声音祈求着。

Chapter 26:我们会死的!我觉得我要吐了!我们会!死!的!

依旧海盗AU这回是太空海盗。

“我们就要死了!”Piper尖叫。

无赖帮绝对不会在飞船上占一席之地,就算它是残忍的Digger的宇宙飞船。

“耶?这不是个事儿,我告诉你,只不过是回到大气层以内——嘿!看到这操作没!”
他们一定是有史以来最差的宇宙海盗舰队,Digger站在轮舵前(真的,为什么一个宇宙飞船需要一个媲美泰坦尼克号那么大的轮舵?)试图保住这艘船,Piper尝试着不要撞上驾驶员座位或者可怜巴巴的摔倒。Mick站在屏幕前,赞赏的看着瀑布一般的火星。

这一天,Harkness医生(Digger的妻子,这听起来可真奇怪)照顾着在Zebulon星上手上的Len和Sam。Rosoce和Lisa也在那里,愉快的把整个宇宙抛在一边眼里只有自己的孩子。

“我觉得我要吐了,”Piper脱口而出,该死的重力!

“我不觉得有那么糟,”James评论道。作为一个有反重力鞋的男人来讲这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就站在房间的空气里,不被任何事情左右。

“接下来可能会有些颠簸”Digger承认。

宇宙飞船几乎尖叫出声,整个船体都点燃了,防护盾正在渐渐失去能量……

“我们会!死!的!!!”

而这就完了,船安稳的降落在新凯斯顿城。

“我们成功了,”Piper高呼着

“哈,这还有什么可以质疑的?”Digger自满的问道

“Digger——”“叫我残忍的Digger!”

“……你个蠢材!我们刚刚可能都会死!!”

“让这个可怜人喘口气,Piper,我想George Harkness船长应该已经给我们找到了安全屋。谢谢你,代表我和我的同伴感谢你,船长。”

“啊,永远愿意帮助需要帮助的朋友,尽管他是从另一个维度来的。”Digger微笑。

Chapter 27:皇家赌场

James最后看了一眼镜子。衣型姣好的黑色燕尾服,头发被梳到后面,蓝色的领带——他打扮自己只为了去杀一个人。

他面带微笑走进VIP休息室。

FBI探员Jesse正在跟进一个可能会是他最大的卧底案子——皇家赌场谋杀案,所有线索都指向了那个神秘的扑克桌。

在那里出千就算对他来讲都非常困难。

从罪犯转为政府探员并且去执行卧底任务一点都不简单,扮成罪犯,实在太过熟悉,太容易被诱惑……

一个男人撞到他,道了个歉之后走开了。James把那个男人偷偷放在他西装上的小追踪器拿了下来。他确定自己走在正确的路上……而且很快他会发现那个“不小心”撞在他身上的男人是Rathaway家族的后裔。红色的头发,闪着顽皮光芒的蓝眼睛还有愿意让人为之赴死的笑容。

哦,这真的越来越有趣了。

Chapter 28:做一个关于不再感受事物的交易

如果你要做个交易,你会找谁。

如果那是个见不得光的交易,可怖的,你不能提起的交易,也不允许你告诉任何人。

如果……那个交易已经完成了。

如果……在你最痛苦的时候,充满绝望,混乱和血腥的回忆,你会做这个交易吗?

你不想再感受任何事物:你想让这种苦楚、这种疼痛永久的停止……但是你又像个胆小鬼一样不愿自杀。

在绿色的火焰中,你完成了这个交易:你不会在感受到任何事物(再没有痛苦)但你必须交出你的心作为报答。

这似乎还合乎情理,Piper这样想着同意了。

几个月后在火车上,他怀中紧抱着James的尸体,才终于意识到Neron所说的他的“心”是什么。

Chapter 29:没人期望西班牙宗教法庭

(译:我已经不懂作者是怎么起名的了,要么我以后就不翻名字了吧?)

这对于凯斯顿银行来讲是安稳的一天。太阳闪耀,天空蔚蓝,鸟儿歌唱,花朵绽放,以及无赖帮决定去抢银行。

确切的说是无赖帮除了Len。他们无畏的领袖要去执行特别的超级机密任务。他们都知道他是要去看他妹妹的滑冰演出,但他们都假装不知道。这简直太可爱了。

但问题是少了Len他们并不清楚要去做什么。Len是管事的,Len制定计划,Len带头闯进去并且他分赃。

“抢劫!把手举起来就没有人会受伤!”

“无赖帮来了!我们的武器是恐惧、出其不意……和恐惧!”

“Sam,你说了两次‘恐惧’”

“我说了吗?……见鬼的。好吧,咱们再来一次希望这次能成功。”

无赖帮离开了银行,清了清喉咙再次闯进去。业务员和顾客并没有非常快的跑掉,而是表现出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恐惧,出其不意……三个武器是出其不意,恐惧和……见鬼的!小伙子们,再试一次!”

Chapter 30:发发慈悲吧,铁皮人!

Doctor Who!

“哦拜托了,发发慈悲吧,铁皮人!”

“信息错误,我们是赛博人。销毁!”

之后他们一直在努力引导着那些金属怪兽找到它们的主人,James看着闪电侠“我绝对要把这个算在你头上,你还有你的跑步机。还有——”他补充,看着男人身上的皮革军大衣“还有那个警察岗亭样子的时间机器上,你认真的吗……人们都以为我是疯了的那个。”

“销毁!”

“哦闭嘴!”

评论
热度 ( 8 )
  1. 任谠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赖帮宇宙安利总部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