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作死第八弹 pipster 鸡飞狗跳蜜月

小d点pipster鸡飞狗跳的蜜月请感受我夹杂在其中的满满爱意!

 

无赖帮最近有笔大活,寒冷队长这样说着,指挥着无赖帮成员向高级定制裁缝店进发。

然后他们每个人都被魔笛手用短笛敲了头——不疼,起码比被一个催眠曲放倒要好很多,虽然有些没面子。

“那是我们的婚礼!你们这是在添什么乱!”Hartley愤怒地挥舞着手中的短笛。镜子大师二代委屈地问“你不打算邀请我们吗?难道我们要穿成这身出席?”他扯了扯身上橙色的紧身衣,Hartley犹豫了。

“那也……不行,你们起码去抢银行然后穿便装回来买衣服!”他拿短笛指着每个人的鼻子抗议,“不然你们收不到请柬。”

Len啐了一口骂骂咧咧说着“就好像我们需要请柬一样。”,随后开始张望附近哪里有银行,魔笛手拉着一旁笑到流眼泪的魔术师转身就走,伴随着“不你不能穿金黄色的西装,粉红色也不行;婚纱可以,但是不准套在我身上!”

 

这个婚礼就是个悲剧,Hartley悲愤地咬着叉子吃掉盘子里的结婚蛋糕。Lisa作为伴娘彻底抢了两个新郎的风头,Len表示很骄傲;Len和Mick打架差点融掉整个结婚蛋糕——冰冻蛋糕挺好吃的,就是有点儿硌牙;闪电侠闯进来大喊统统不许动,随后哀伤地道了歉转身跑了出去——他刚好在两个新郎拥吻的时候闯了进来。

“为什么我反而显得像是反派?!”Barry颓废地倒在瞭望塔值班室的高背椅里,Hal用灯戒变了个扇子出来给他扇风“起码表现的不像去抢婚,对了如果必须抢一个你会抢谁?”

 

婚礼已经这么悲剧了,蜜月呢?

James灰头土脸收拾着整个看不出模样的厨房。他拉着Hartley在迪拜的酒店公寓尝试烤蛋糕然后搞得一塌糊涂。他们的老朋友们非常大方丢给他们一大袋现钞作为旅费,然后上次他们和镜子大师通话的时候无赖帮全体在监狱里拼酒。

“镜子镜子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肉麻的人。”镜子大师撇着嘴看着硬把Hartley拉过来秀戒指的James讽刺道。

“是我啊是我,伟大的魔术师James Jesse。”James从善如流,然后镜子那头被Axel愤怒的敲碎。

 

而现在他们迎来了婚后第一次吵架。

“你就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认识这么久你就不知道我和厨房看不对眼?!”

“但是我想吃蛋糕!”

“那就下去买,顺便顺个钱包回来。”

“但是我想吃你烤的!……你去哪儿?”

“下楼去转一转,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你敢出去就离婚!”

“离就离。”

 

James坐在吧台前灌酒,花里胡哨的领带帮他阻挡了一些姑娘,但依旧有不少跃跃欲试。长得好看就了不起吗?!好吧的确了不起。

他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角落传来,Hartley坐在一架钢琴前专注演奏,他穿着笔挺的衬衫,领口稍稍敞开,西装上衣被搁在一边。Hartley弹唱着一首情歌,声音低到James听不清歌词,他的红发被昏暗的灯光染上其他的颜色,但他抬起头看向James,眼睛明亮得不可思议。James不想承认自己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他看着对方捞起外套走过来坐在自己身边。

Hartley叫了一杯威士忌,小口小口抿着,James回过神来拉住他的手凑在Hartley留下淡淡唇印的位置喝了一口。他大概听到了女孩子的叹气声“为什么帅哥都是Gay。”

他们脸对着脸笑了,距离近到他们会闻到彼此口中的酒气,Hartley凑在James耳边和他咬耳朵,侧颈拉出优美的线条“还要离婚吗?”

“绝不。”James的嘴唇捉住他的嘴唇,他们手上的戒指在昏暗的灯光下太过闪耀。

 

评论
热度 ( 6 )
  1. TINYDUST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iperTrickster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