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pipster 蜜月梗虐结尾

小d要的之前甜饼的虐结尾

毫无逻辑

存文所以不发微博了【。我要赶忙把word里的那份删掉【还是不喜欢虐亲生的啊QwQ…

 

Hartley再也没有回来,James以为他只是闹别扭,但是随着太阳西沉他再坐不住板凳。

哪里都没有,Hartley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大厅、水族馆、餐厅,甚至后厨和每层楼的男卫他都找过。

没有

没有

没有

Hartley不见了。

James躺在床上用信用卡定了回中心城的机票,他希望在深夜他熟睡的时候,Hartley会悄悄推开房间门,坐在他的身边轻吻他的额头,告诉他自己不应该任性跑出去,他睁开眼道歉说自己不应该乱发脾气。然后他们重归于好。

James愿意主动打电话给刚越狱的Lenny,告诉他他们一切都好,Lenny肯定会暴躁的骂他们一顿,他愿意听着,不去考虑回到中城要怎么捉弄他。甚至他愿意放弃刚刚订的昂贵机票,任凭机场的广播一遍遍重复“请Jesse先生登机”,他们可以为这事儿笑一整个下午,在游泳池的两头,他们都穿着泳裤,暧昧的眉来眼去。——前提是要Hartley回来。

但是Hartley不见了。

他仿佛掉进深水,漆黑,冰冷刺骨,他看见了个老熟人。

“Hey~尼禄~”他打了声招呼。

尼禄站在一个椅子后面,轻抚坐在椅子上那人的肩膀,James看不到那个人的脸,但是这衣服他不会忘记。

“你对他做了什么?!”James怒吼,想要冲上去但是他的双脚被钉在了地上,字面意义上的,铁钉深入脚背。

 

“嘘————”尼禄微笑得挤挤眼睛,“你打扰到他了。”他挥了挥手,James脚掌上的铁钉被拔了出来,他蹒跚地走向Hartley,轻拉他的斗篷“Hart,我们回家。”尼禄窃笑出声。

Hartley的手掌齐手腕断开,咕噜噜在地上滚了两圈,James忘不了的手指,艺术家的纤长和薄茧。却是灰白色的,没有生气的,连断口都发黑腐烂。

他跪在地上,想流泪却流不出,他不确定自己有勇气去掀开帽兜看Hartley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他伸手去抓那只掉在地上的手,抚摸着那只手上的戒指,伴随着恶魔的笑声低头亲吻它。

我把Hartley弄丢了,他想。

 

James一阵头痛,晕倒在台阶上,当他醒来Hartley躺在他身边,微笑地看着他“你终于醒了。”他说,转过身去把后颈露出来,不经意间诱惑他去亲吻。

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决定遵循这份诱惑,Hartley因为痒而咯咯笑起来,他掏出枕头下的手机哀叹了一声。

“Len竟然组织整个无赖帮去洗劫高级定制裁缝店!”Hartley拍了拍James的肩膀,“起床!”

 

“你不能这样对他!不行!”Hartley挣扎着跪在那里,头被尼禄踢了一脚,他撇撇嘴吐出一颗牙。反正还会长出来,他想,在这里他死不了,这个恶魔不会让他解脱。

他看着镜子映射出里和“自己”谈笑的James,眼中充满了愤怒,悲伤终会和眼泪一起流干,只剩熊熊怒火燃烧着他的神经。

“我可以这样对他。”尼禄蹲下身来捏住他的下巴冷笑,“因为他是我的,你也是。哦对我们来快进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Hartley发出悲鸣,惹得尼禄大笑,他直起身子让Hartley看到James忧伤地,充满爱怜地亲吻那只断手,咬着牙握住空空的袖口。

 

因为逻辑混乱所以解释一下……大概是尼禄让James重复着结婚→失去的过程 然后让Hartley在另一头一遍一遍重复看着,然后断手只是突发奇想,James断过一次这次就Hartley吧?而且音乐家断手尤其虐啊演奏都是需要两只手。

总之是小d要的虐结尾大家都去找她啊不要找我!!!

评论
热度 ( 3 )
  1. MONDO for me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iperTrickster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