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作死第十弹 蓝金

伊子的蓝金……没有梗……我也就……自由发挥了?

比较文艺……文艺到我分不清楚甜虐,反正你什么都吃【不负责任对不起我并没看过太多蓝金,只是翻了维基百科百度百科和找人科普了一下……

 

“Ted,Ted,Teddy。”Michael把玩着一只泰迪熊,给它系上蓝色的围巾,深蓝和浅蓝色块,显得这个泰迪熊更加可爱。他拉着泰迪熊使它像在地上走路一样扭动,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模仿泰迪熊说话。

说真的,如果有这样尖声说话蹒跚走路的泰迪熊,我可不买。Michael心里想。他正在大屏幕前看着自己的蠢相。超人从蝙蝠侠手里拿走了遥控器,严肃地看着Michael“Michael,我们很担心你。”

被点到名的金色先锋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听着,我们知道蓝甲虫的去世……”超人还没有说完,金色先锋就转身离开了会议室。蝙蝠侠越过桌子追了上去,披风随着他的动作飘动,黑漆漆的像一面旗帜一般,反而显得死气沉沉。

“先锋。”蝙蝠侠追了上去,去抓他的肩膀,被先一步甩开,“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那就是你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我们知道Ted的去世给你带来打击’、‘但是你要挺过来’这种屁话我已经听过一千遍啦!”Michael用两只手的手指在空中打着引号。

蝙蝠侠放开了他,任由他自己离开。

“他可以吗?”超人赶过来询问,蝙蝠侠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你心里清楚。”

 

如果我可以随时使用时光机器,我就可以穿越平行宇宙,穿越各个时间点,到不同的地方去找你。

去找那个不愿意把甲虫融入自己脊梁的倔强的你,去找那个给自己的飞船起名叫臭虫的傻乎乎的你。

我和我,不同时间的我,游走于时间隧道中,有那么几十亿分之一的机会相遇,握手撞肩膀就像曾经和你一样,然后热切地询问彼此有没有找到你。

今天我找到的是一个最终把甲虫安在自己身上的你,我努力了,挽回了整个世界但是没能挽回变得有那么一点坏的你;明天我找到的是没有第一代蓝甲虫作为导师的你,青涩的学生抱着书在校园里奔跑,我站在远处看了很久最后还是转身离开,这样的你很好,起码可以一直活下去。

 

已经开始想你,在得知你死去的3个半小时之后,在那之前我经历了悲伤五部曲。否认,你是蓝甲虫怎么可能会死,一定是哪里有差错;愤怒,我要让那个杀死你的人血债血偿;迷茫,失去了你我会怎样;绝望,我开始质疑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污点存留,而光点如你却被一个一个掐熄;接受,你死去了,但你还活在其他时间。

在那个时间点我们出去喝一杯,你想搭讪一个姑娘被我搞黄,我想搭讪的另一个姑娘和之前那个手拉着手离开,留下目瞪口呆的我们。

在那个时间点我们给火星猎人背后贴纸条,我想他知道,只是觉得偶尔胡闹一下也无妨。

在那个时间点你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们的手握在一起,眼神却传递着不同的东西。

 

我只能透过显示屏去仔细看这些,短暂却是我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都无法放下的东西。

我不能随时使用时光机器,所以我只能这样:

围着蓝色围巾的泰迪熊发出奇怪的声音,用奇怪的姿势扭动着行走。

“Ted,Ted,Teddy。”

 

评论
热度 ( 9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