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未授权翻译】Pipster Prompt-a-Thon I 31~40

Summary:

这是2009年开始写的“Pipster Prompt-a-Thon”I的总汇

无赖帮中心以及pipster

分级从G到T(译者至今没学会分级,表示不知道T是什么),无差、女性向、BG均有出现,无赖帮和闪电侠以及很多人登场

如有特殊的标注会出现在章节开头

 

Chapter 31:茶会

 

“您想再来一杯茶吗?”人工智能这样开口询问,恭敬的举着一壶冒着腾腾热气的茶,眼睛快速闪烁着。

“不了,谢谢”Piper回答,他还不能相信他是如何被卷入这场混乱之中;被哥谭的疯帽子绑架并且带来他的茶会。

至少他有不错的伙伴。

绿箭侠,罗宾和金色先锋被绑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绿箭侠的嘴在十分钟的咆哮和诅咒风暴后被塞了起来,现在正在尝试用目光刺伤疯帽子。毫无疑问,一点用都没有。

罗宾在那个从未来来的男人四处张望时正在和他的绳子过不去。

“我们见鬼的到底在哪里?上次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T——甲虫提到了什么关于‘非堪萨斯’……这是同一个地方?这就是‘非堪萨斯州’?”  

为什么一个六英尺高的男人的头发是这样可爱的——像小狗一样,非常可爱。你看,他还是这样想了;他把这一切都怪罪到在飞机上买的咖啡里加入的某种药物。他十年一直没有踏足哥谭而现在他想起来为什么他这些年来这样做。

“我的爪子和胡须!”一个声音这样说,女人的声音,就像丝绸一般,并且带有难以置信的诱惑力。疯帽子看起来很担心的超他的左侧,声音的来源看去。然后他被右侧的男人挥舞着巨大的木棒砸晕。

他穿着耀眼的亮色裤子还有……“魔术师!”金色先锋咆哮“等我什么时候抓到你——”

Piper的绳子被切断“猫女!”罗宾惊呼。

“喵~”她呼噜呼噜叫着,“你让自己被卷入了多么美好的混乱……”

很快他们都被解开,魔术师躲闪着高喊关于什么铁砧的暴怒的金色先锋投来的武器。这个来自未来的男人的举动越来越奇怪了,Piper想。

“魔术师,猫女,你们被捕了!”金色先锋大喊,不料被洒了某种粉末然后开始不受控制地打喷嚏。同时绿箭侠被有力而及其优雅的一拳打晕。

罗宾凑巧被Piper伸出的脚绊倒。

James和Selina朝他抛了个媚眼。James抱起Selina从空中逃离到安全的地方,Piper表现的就像一个歇斯底里的罪犯为他们争取了时间,然后趁没人在看的时候偷偷溜走。

James和Selina拥抱,亲吻面颊互道再见。然后James走过空气将Piper接走,他从她那里偷走的钻石好好的藏在他的腰带里,就在她跳上屋顶扒走他的钱包的时候。

 

Chapter 32:沙漏

 

James厌烦地盯着沙漏。

一颗沙子,两颗沙子,三颗沙子……

死后世界的管理部门真的太拖沓了。他已经在这儿待了27855颗沙子的时间才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已经死了(他已经自己想到了,通常人被多次射中重要器官是活不下来的)

对于他的灵魂的审判很快就要开始,而且它会决定他是会下地狱(上帝,拜托,别!)还是会上天堂。他很担忧,他是个骗子,小偷,贼,诈骗者而且他热衷于幸灾乐祸……并不具备理想的上天堂的条件。另一方面……他并不是特别坏,不是吗?

他已经洗心革面了,他给FBI工作,他尝试着……哦,他在逗谁玩?他肯定比其他人下地狱的速度都要快“操,是Neron”!

他被证明曾经有权利改变。但是信仰侵蚀了他的决定。欺骗乃圣徒所谓,偷窃乃圣徒所为,善良并且帮助他人被视为愚蠢。

当他站在地狱巨大的台阶前,他的思绪已经完全从大脑里走丢了。

他只希望他能改变点什么……也许他应该对他人好点,也许他不该成为罪犯,也许……

他呻吟,不,他不会改变任何一件事

他曾有过非常棒的生活,被冒险,奇妙的故事和他的朋友填满。

如果代价是永远在地狱里饱受煎熬,他很愿意付这笔账。至少他的朋友迟早都会加入进来,然后他们会找办法再逃出去。

一日是无赖帮,终生是无赖帮!

地狱,你要准备好——因为魔术师来了! 
 

Chapter 33:你的心告诉你什么?

接受这个工作绝对是他做过的最棒的决定!

在马戏团的卧底工作让他想起了他的童年;那些欢笑,快乐,空气里散发的紧张情绪!

FBI希望他能够调查一个关于连环偷窃的案子,不知为何这个小偷和马戏团挂上了钩。

他每一步都是跳着走的,咯咯笑得非常醒目而且随时随地都在表演着小把戏。

这场大型的表演会在一小时内开演,在他必须上蹿下跳表演之前他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但他爱这个!

James耍弄着四个球并且宣布这个表演会在下午4点开始,他夸奖了杂技演员,狮子,巫师还有小丑。人们钻进帐篷。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小帐篷;它是蓝色的,黄色的星星缝在上面。最前面的一个招牌告诉他预言者“神秘女士”会看透你的未来,而他决定试一试。也许他应该搞定一部分调查事项而不是连续三次穿越整个帐篷区就像他昨天做过一样。

里面的光线昏暗,她就在那里,一个老妇人,穿着紫色的……袍子?裙子?随便了,一个水晶球就在他的左边。

“你是来寻求答案的,我的男孩,”她用一种稀薄而虚弱的声音低语。

James并没被打动,这可是标准配置。

“你所寻求的就在你眼前,而你没有意识到。”

无——————聊。但是他决定让她继续,没必要和她因为打断而争吵。 

“有人从你那里……从你那里取走了有价值的东西。你想要把它们找回来。”

这个可以联系到他的案子,但只是你从星象图里督导的一模一样的东西。

“看看你自己,答案就在那里!”

“神秘女士,我可不可以问你——”

“你的心告诉你什么?”

“我的心?”

“是的。”她听起来非常烦躁。

“唔……为什么不是你来告诉我?”

神秘女士把她的假发摘下来,Piper看着他。 
 

“你的Hart(Heart谐音)告诉你快点把那装模作样的行为丢掉然后亲我。我花了三个星期准备这个你却太过愚钝没有发现从头到尾都是我!”

James拥抱Piper,大笑出声。他亲吻他。

一切都能对上了。Piper就是那个神秘的窃贼,在马戏团里假扮成一个预言家然后

“就是为了引诱我到这里?”

“当然!我发现这是能把你引开你的工作的办法,引诱你进入一个不错的环境然后——”

James只想亲吻Piper直到他毫无知觉。

这绝对足够付清和一个天才约会的代价。

Chapter 34:一次镜子的失误

“嗯……我会称之为一次镜子的失误。”

“你疯了吗?!Sam,我们现在在这见鬼的蝙蝠洞里!而你最后的镜子碎了!我们完蛋了!听我说,我们完蛋了!!!”

“冷静点,”魔术师听起来很愉快,“让我们想想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我们在这见鬼的蝙蝠洞!想想看我们可以在这儿干什么!”

他飘起来并且开始探险。“伙计们,那儿有真的蝙蝠!这多酷啊!”

“你能不能安静点”Piper压低声音说,考虑到他自己的声音。“我连他发现我们之后会对我们做什么都不敢想!”

“戏剧女王!”James指责他。

然后他们听到一阵沙沙声。

“Len,Len,Len,冰镜子,快快快快拜托拜托拜————托!”他们齐声祈求“他会找到我们的!”

寒冷队长的枪发出一声爆裂声,一个镜子摆在那里,然后他们都安全的离开了蝙蝠洞。他们还在粗喘,轻微颤抖,心跳加速。他们都被吓坏了。

“我们再不要这样做了,”Mick这样说。

他们都同意了。

Chapter 35: 星期二

“今天周几?”Mark嘴里塞满了中餐外卖这样问。

“星期二,”Mick叹了一口气,他正在试图看报纸。

“以及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被困在这里的?”Mark问。

“星期一,”Len回答,他把自己的脚架在茶几上,看了一眼电视。他没有看下去因为他一点都不想毁掉自己曾经做出的努力。

“然后我们要被继续困多久?”Mark把幸运饼干捏在手里问道。

“两个星期。”Sam一边回答一边擦亮自己的鞋。

“然后为什么我们不能出门去然后大肆破坏?我以为我们计划好要去一个展览会上捣乱?”Mark发着牢骚。

“我还以为我们要为了保命,在那件事情过去之前不冒头出去。”回旋镖队长发出愤怒的嘶嘶声。

“我不认为那是件令人感到羞耻的事……”Mark这样回答。Piper的拳头砸在桌子上。

“就是因为你不认为为什么我们——感谢毒藤女的花粉——我们所有人都公开声明我们爱着闪电侠并且愿意给他生孩子,并不意味着我们其他有脑子的人没有被这件事吓到!”

安静。

“你要知道,”JJ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因为那个媒体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全国范围的报道而起诉他们。”

Chapter 36:我来这儿是为了揍人同时嚼口香糖……然后我的口香糖没了。

无赖帮都是罪犯,恶棍。他们介于工程天才(能够操纵分子活动的枪,反重力的鞋,将所有镜子变成自家大门和牛逼到能够操纵天气的法杖)和喜爱敲碎&抢夺的暴力分子之间。

他们代表了很多——玩闹,逗趣,机智,谎言,暴力,在他们想的时候善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残忍——但是总有那么一个东西他们永远都不是:英雄。

他们占有了整个城市,而不管什么时候,其他地方来的其他罪犯想要在凯斯顿城分一杯羹,他可能会被烤焦,被冻僵,被电死甚至更糟。

这是在宣称领地,所以关于他们击退双面人的那件事并没有什么高贵可言。或者说在外星人入侵时自行击毁了他们的母舰,这只是让闪电侠感到愤怒,因为事实上就是——他们比他要快。

他们不是英雄。

但就是有那么一天,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Tony Gambi被他的三个同班同学欺凌,然后一个男人从小巷里走出来,穿着会让热带鸟类嫉妒的鲜艳衣服,正式宣布他只是想来揍人加上嚼口香糖的。然后他把粉色的口香糖吐在地上,掰了掰自己的指关节。

“而我现在没有口香糖了,”他的脸上浮现起恶魔般的笑容。

在一个胶水橡皮鸡之后,那些欺负人的家伙跑回了家,哭着喊妈妈。

James揉乱Tony的头发。“我送你回家找老Gambi,怎么样?”他蹲下直视Tony的眼睛微笑。“如果你答应我不告诉你舅舅这是我干的,我就带你抄近路!”

Tony同意了,然后下一秒他就坐在了魔术师的肩上,他带着他走在天上,越过广场还有——在Tony请求他之后——两个摩天大厦并且和写字间里的人面对面。

无赖帮也许在接下来还会继续做他们的超级罪犯,但是他们是Tony的英雄。

Chapter 37:我是漫威的!我是DC的!

“你好!我是漫威的——”死侍这样说。

“而我是DC的!”魔术师高兴的喊。

“我们聚在一起用漫画的方式介绍自己,因为这位傻逼裤子先生(Mr Stupidpants 指James)还没有成功加入任何一部真人电影里!”

“至少我不会因为不正当收入被杀死一次又一次,并且所有的标志性的东西都被偷走,就像某些人那样。”

“那些——虽然挺恐怖的——给了我被写进真正的电影里的机会,在那里他们会把所有东西都安放在正确的位置!而且Ryan Reynolds(在09金刚狼电影中饰演死侍 并且在绿灯侠电影里饰演哈尔)会救我!”

“是的,因为电影是由漫画书改编出来的,而且从来都对角色非常公平。”

“你在说什么?你听清楚了,蜘蛛侠电影是——”

“蝙蝠侠的橡皮乳头制服。”

“言之有理。”

“我喜欢我的角色在金刚狼漫画里和浩克打架那部分。”

“是的,那非常的……像你。”

“刚才那是夸奖吗?”

“我会威胁一个拿枪指着我脑袋的疯子吗?”

“……还是有可能的。”

“至少……嘿,你还是有可能出演自己的电影,而这……可能会让我等上50年,如果我幸运的话。非常幸运……”

“但是你的JLU剧集很不错,真的,最棒的之一。粉色的头发有点奇怪,但是嘿,我认识‘奇怪’(是指Dr.Strange)而你的JLU一点都不奇怪。”

……

“你的漫画书行进到哪儿了?”

“非常完美,我现在大概同时在五个不同的故事里出演,和我的僵尸化身正在合作——”

“哦,你们现在也行进到了僵尸?我们也有,当然,他们不是真的僵尸,比那些只会喊脑子子子子子子子的那种聪明多了,但是……你懂的,僵尸入侵。我认为我该出场了,但是我不知道……可能我被遗忘了,我会晚些出场或者……我认为我更喜欢以某种方式复活,就像一个新的地府开禁事件,我之前惹恼了一个恶魔,你看……”

“和这些神叨叨的东西混在一起?当然了哥们儿!我曾经被一个……奇怪的家伙诅咒了一生,真的!”

“也许我们应该丢开他们自己创立自己的漫画书,关于我们的故事……”

“还有动画电影。”

“还有动画电影……还有真人电影,周边商品,签名会……在签名会上和妓女们玩二十一点!”

“见鬼的太棒了!我的好兄弟!去你的吧,金刚狼!”

“去你的,Dan Didio!”

Chapter 38:不,谢谢,我们不需要更多的访客,好心人或者远亲。

最终目的只是友善的打发走,但是如果我们在讨论的是Leonard Snart,那么大概应该是“滚开!”了吧。

然后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大概是Lisa——“不,谢谢你!我们不需要更多的访客,好心人或者远房亲戚!”

所以我们再敲了一遍门。“那么如果是你的老朋友呢?”我们询问道,门开了,门后走出来的是Lisa,穿着她的婚纱。实话跟你说,特别的有看头。

就像她在滑冰的时候,她把全世界都抛在脑后,穿着最时髦的制服,脸上漂亮的妆容,还有她在微笑。就像那天一样,她兴高采烈的……天使一样。

她微笑着把我们让了进去。

“你们成功了!”她大呼小叫着拥抱我们,“你们不是应该在监狱里?”

是,我们还应该在监狱里,在最近的一次任务后某个特定的拥有超级速度的人把我们丢进去之后,但是我们得到了某个穿得像蓝色圣诞老人的人的帮助,他让我们发誓绝不要告诉她。Len知道如果他妹妹所有的朋友——我们对于这个称呼非常自豪——都来参加她的婚礼,她会非常非常高兴。

Len还是非常讨厌Roscoe,但是他意识到,到最后他所有试图拆开这对情侣的努力都会转而伤害到他的妹妹,而这是他最不想看见的。所以两天前,非————常神秘的,所有无赖帮的成员都看着他们的老大盯着自己的白手套,然后粗声粗气地和他们说“跟我来!”

自然我们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成功逃狱。紧随而来的是一趟Gambi带领的关于挑选合适礼服和被迫美发的旅途。我们得到了一份请柬和一声咆哮“来,或者滚!”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去参加了她的婚礼,去看美丽的Lisa和看Ros与领结斗争。去看Len带领他的妹妹走过走到,去看Roscoe磕磕绊绊背诵他的誓词,去随时随地嘲笑Sam拍照。去吃婚礼蛋糕,去和新娘跳舞,去看回旋标队长和婚礼乐队合唱“I can't stop loving you”,去为了这个婚礼庆祝欢呼,去笑,去享受快乐

————————————————

James结束了他的故事,把他的儿子Billy抱起来挪到合适的角度去看这个影集。

“那是Mick叔叔戴着主厨帽子?”

“是的。”

“那是假装自己没有哭的Mark叔叔吗?”

“可悲的失败,是的。”

他揉乱了Billy的头发。

“那个伴娘是谁?”

“……那是Piper爸爸。哦上帝,向我保证你不会告诉他我还留着这张照片!”

Chapter 39:“我不会再和他合作了,我生他的气了!”—“为啥?”—“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生他的气了!”

“一边去,魔术师!”

“我又怎么你了,魔笛手?!”

一阵短暂的沉默,脑袋里甚至响起抓挠声,像是两个人疯狂得试图回忆些什么,比如昨晚发生了什么。瓶子散落在地上,还有他们乱丢在地上的衣服还有

“那是……回旋镖队长?!”

“别开玩笑了,那是……卧槽!那是回旋标队长!”

“他……死了吗?”

“不,只是从地狱转了一圈回来了。”

Piper裹住床单然后站起来,凑近一些查看他们躺在酒瓶旁边似乎晕过去的无赖帮伙计。

“我们到底在哪儿?某种公寓,我想大概是——”

“如果你给我我的裤子,我就能出去调查一下。”

“哦不,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帮你,在……在……在我恨你之后,你知道的!”

“你到底为了什么生我的气?”

“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生我的气?”

“我只知道我生你的气所以住口!”

巨大的吼声从洗手间方向传过来,得到了他们的注意力。

“那是我认为的那个吗?”

“如果你在想猩猩古鲁德那你是正确的。”

“我们该跑了。”

“快撤!”

魔术师钻进自己的衣服和鞋子里,把回旋标队长甩在他的肩上冲出去。Piper跟在后面——还披着床单。

而下次Len提出和他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们礼貌的拒绝并且迅速逃走了。

Chapter 40:我睡了他们所有人。

他们不确定他们惹到了谁(又一次)但是他们发现如果他们惹到的那个人愿意冒这么大的危险,克服重重困难去把James变回一个小孩——他们一定是把那个人惹得不轻。

James作为一个孩子在让人难以忍受这一方面堪称登峰造极,不成熟而且并且完全无视社会标准。事实证明他的童年并不是特别的艰辛。

他从Gambi那里拿到了剪裁合身的迷你魔术师制服,他还计划过闯进他的武器储藏室,但是无赖帮们把它放在了非常高的地方他够不到。所以他一直跟着他们,就像只小狗。一只吵闹的,活跃的,嚼着口香糖的,蹦跳着的小狗。

他和Mark去食杂店,并且设计让Mark给他买了以吨计算的糖果。Mark在他们离开了商店才意识到他做了什么,并且看着那些口袋非常困惑。显然,年级变小并没有把James变成一个差劲的骗子。

他和Len去观看了冰球比赛,并且说服了队长让自己坐在他的肩膀上。Len坚称他根本不知道James是怎样每次都能设计让人们做他想让人们做的事情。

只有一个人能抗拒他,就是Piper。

不管James问他什么,答案永远是直白的“不!”。

“Piper,我们可不可以——”“不!”

“Piper,你——”“不!”

“Piper,我——”“不!”

过了一会James放弃了转而去打扰Digger。他说服Digger去和他一起建造毯子堡垒。

在晚上,Piper听到小小的脚步声出现在他的房门口,房门打开James走了进来。他穿着他的旧衬衫,拳击短裤同时抱着一只泰迪熊,他让Mick从一个展会上赢来的。

“Piper?”

……“怎么了,James?”

“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为什么?”

“我的床底下有怪兽。”

“James,别犯傻,那里才——”Piper顿住了。他没办法告诉James那里没有怪兽,因为他们曾经见过并且和他们打过架。

而且这里还有一对狗狗眼还有——“好吧,”他叹气,并且给James让出了一些位置

James跳上了床并且偷走了Piper的枕头。

“你为什么来找我?”隔了一会Piper问道。

“别太自以为是,我和所有人都睡过。”James回答。

Piper想了一会然后意识到这在某个层面上是实话。

和Len一起在沙发上打呼,午睡时间和Digger一起在毯子城堡里睡觉,Mark告诉过他James在车里睡着了,Mick最后是抱着James和他的泰迪熊一起从展览会回来的……这感觉……很奇怪。有点家庭的感觉。而且蛮可爱的。

早上他是James在他的床垫上蹦跳吵醒的。

“起床,起床Piper哥们儿!现在是早——上了!”(wakey,wakey Piper-buddy!)

Piper呻吟着缩进被子里面。他已经等不及把原来的James弄回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15 )
  1. 崩崩崩崩崩崩崩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唉我真是爱死了爱死了爱死了沙漏这章詹巨巨真是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这种fu——
  2. MONDO for me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iperTrickster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