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作死第十二弹 AlanJay

笛子点的 AlanJay 逗比弃疗←我就用之前聊到过的勇士和魔王的故事了(* ̄▽ ̄)b

E2的AlanJay——在重启前的老年组和E2中间纠结了一下

对不起我尝试了一下严肃的逗比着,效果不佳……

 

人们一直认为,邪恶的魔龙掠走公主,英勇的骑士斩杀恶龙救回公主只是故事,传说,给人们带来希望。

但他真实的发生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掠走的不是公主而是王子——他们没有公主显然是原因之一。他们还想深入探讨些其他的,更加深刻的含义,有政治倾向和关系到王国未来的那种,因为他们不想讨论更加严肃的问题就是,谁去将王子救回来,Khilad他们的命运王子。

国王已经开始募集勇士,应征者寥寥,愁得国王发际线眼看着往上走,不,应该说是额头面积越来越广袤。

“我愿意深入幽暗丛林,斩杀恶龙,拯救王子。”青年跳出来,不成熟的清脆嗓音和明亮微笑让众人感到疑惑和担忧。

“孩子,不要逞强,你成年了吗??”妇人走出来拍着他的肩膀。

“我成年啦!”他说,“我能做到的!”

 

国王也不想落得将少年送出去送死的骂名,那可是恶龙,盘踞在幽暗森林千年的魔物。他唤人拿来国库里珍藏的铠甲和宝剑。

“带上它们”他说,“穿上它们,它们会带着你和胜利归来。”

青年拔出宝剑放在手里颠了颠,佩戴在腰上,接过来铠甲的瞬间他的身子猛地一沉。“好重”他吐舌头,“这个就不用了,我跑得快,这个东西会拖累我!”

“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的孩子,我的子民,我的勇士。”王后凑近他,在额头上落下祝福的亲吻。

“我叫Jay。”他告诉他们,“我会跑得像闪电一样飞快,带着胜利,魔龙的头颅和平安无事的王子一起回来!”

他跑了出去,真的好像闪电一样。

 

幽暗森林是王国的子民不愿多提的地方,他们传说那里有巫师,有冤魂,笼罩着毒雾的沼泽还有某种会把他们捉住吃掉的枯木,但是他们从不知道那里有龙,直到幽绿的魔龙拍打巨大的翅膀,喷洒烈焰与岩浆飞过城邦掠走他们的王子。

Jay站在幽暗森林的边界,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自己腰上的宝剑“加油,Jay,你行的!”他抬脚冲了进去。

森林深处的古堡,破旧,附着着青苔和藤蔓,盘踞着乌鸦,阴风吹过带起凄厉的尖叫声——简直是明目张胆宣布我就是坏人的老窝,金发的男人站在窗边微笑“他来了。”

“这么远都能感觉到?”Khilad坐在窗边的高背椅上,两只手轮流抛着一个苹果,“不去寻找捕捉,而是引他走向你,作为一个飞毛腿的跟踪狂你这招真的是太出色了,Alan。”

“当然。”Alan没有回头,“他很快就到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Jay看着古堡心想,他躲在一个巨石后面,思索着如何进去。一转头他看到了一个人。

“Jay,又见面了。”Alan向他点头问好。Jay则神情一变,一退退出几百米,Alan像是早就料到对方的动作,紧贴着跟了上去,整个人浮在空中比Jay只快不慢。

“你你你怎么又是你!”Jay哇地一声跑了出去,Alan在后面追。真快,Khilad在古堡里默默数着,一分钟他们就绕着古堡转了十来圈,一红一绿两条光带混在一起特别有圣诞节的气氛。

Alan大概也追烦了,停了下来,Jay根本没意识到,小仓鼠似的还在上蹿下跳的跑。直到金色头发绿色披风的男人骨骼嘎啦嘎啦响起来,整个人褪去了人型变成了墨绿色的巨龙,鼻子喷出的气息似乎都带火星劈啪作响,直接一口把Jay吞下去,含着飞回了城堡。

 

“算你狠。”Khilad看不下去帮Jay擦着满身满脸的口水,顺便偷偷把宝剑解了佩在自己腰上——笑话,把人送过来就得了还要把国库里的宝贝一并送给这两个千年老妖?!

“你真的是龙?!?!”Jay还没缓过来,看见Alan穿戴整齐从房间里走出来——变龙的确挺酷炫的就是衣服太浪费。

“没错我是。”Alan拉着人就往怀里搂,“又抓到你了,我的墨丘利。”

Jay满脸通红着挣扎,“好吧好吧你又抓到我了,现在放开我。”反而被Alan抓得更紧。

那边的Khilad打破了一扇窗户表达被无视的心情,随后从打破的窗子飞了出去飘回自己的王国,带着宝剑一起。

就说勇士与魔龙同归于尽吧,他瞥了一眼背后(Jay一个人)的吵闹,悠闲地想着。


评论
热度 ( 12 )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