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不做傻逼

同人写手十五题 pipster

1.挑一对写过的本命或墙头CP来做这个问卷吧。


Pipster(The Trickster/The PiedPiper)


2.你在这个圈子发文用的ID是?


Dloreid(一直都是)


3.回忆一下自己写过的所有这个CP的同人,分别总结一下你喜欢用来描述CP二人的词语?


嗯……混进了奇怪的词请不要揍我

TheTrickster 魔术师:神烦,神烦以及神烦(。)——孩子气,但是有担当是个汉子,偶尔有点小性感的残忍,机会主义者

ThePiedPiper 魔笛手:疏远人群又渴望靠近,旁观者,心软,有神奇的能力却不去使用在正确的地方(反派角度)克男友的苦逼,基佬,基佬,基佬


4.写过的文中,你认为最能体现自己CP观的一段话是?


James对天发誓,如果他知道Hartley现在的日子是多么痛苦——死去是件痛苦的事,苟活则要将这份哀伤与绝望翻两番,他一定会坚持地久一点,坚持到后援和救援队来,陪着他安慰着他,抢走他的酒瓶拍着他的脑瓜告诉他,把你自己拼回去,现在还不到时间——潜台词是一切都有我分担,双份的痛苦分给我一半,然后用我们的强颜欢笑消磨掉剩下的。


5.贴出写得非常顺畅又满意的一段。


他们开始出任务,James会有意无意的跟在Hartley后面,Hartley问起来他解释说我怕那群傻大个会给你下绊子。他没告诉过Hartley他觉得站在Hartley身后,看他的绿色斗篷翻飞,看他举起短笛吹奏,觉得Hartley特别好看。

但是他们都太年轻太莽撞,分在一个行动组里吵架是免不了的。在Hartley指责James不考虑后果蛮干之后,James脱口而出那你就缩在后面吹你的小木笛吧死基佬。

会议室瞬间安静,十几双眼睛转过去等待Hartley的反应,Hartley放下帽兜摘掉助听器的外壳,又重新戴上,因为手抖得厉害机器的边缘划伤了耳廓,没有伤及血管,血液很久才聚成一个不成形的血珠,抹在手上只有淡淡的水红色。他抬起头问James,不好意思刚刚这玩意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James干巴巴的说,不,没有。


6.贴出反反复复修改很久才满意的一段。


“Piper……”他开口,下一刻笛子竖在他的唇前“是Hartley,Hartley Rathaway.”Piper,不Hart抬起头对他笑。你完整了我,我不必再追求极限的刺激,因为你的音乐填补了我空虚的灵魂,你是我的Piper,是我的Heart,是我最爱慕的人。

“听着,Hart,跟着我,加入我们的马戏团,我们可以一步一步走下去,先是在马戏团演奏,然后一步一步走到台前,我发誓你下一次在剧院舞台上,台下绝对不会是这样空无一人。你生来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上演奏你的音乐,他们美好得我翻遍了我的脑袋都找不出任何形容词。”

James激动地说着,看见帽兜没有遮住的嘴唇渐渐上扬,弧度越来越大,他住了嘴,慢慢摘下Hartley的兜帽,一白一蓝两只眼睛充满笑意得看着他。演奏厅上方的窗子没有遮住月光,就这样倾泻在他们身上,他们拥抱接吻,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一样。

他们只相识几星期,却仿佛熟知彼此一辈子一样。

END

“就这样就可以了吗?”红色衣服的男人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同伴。

“嗯,毕竟他不是我的James。”绿色披风的男人拉严了自己的兜帽遮住眼睛和鼻梁“而且他们很幸福,总有一个‘我’能够得到幸福,这样就可以了。”

True END

 

7.贴出你认为角色性格写得比较贴近原著的一段。


Hartley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又一声巨响炸响在自己的牢房墙壁上,他跳起来摆出防卫姿态,却发现穿着依旧那么搞笑的紧身衣的魔术师站在墙壁巨大的缺口处。他背后的光芒太过耀眼导致Hartley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对方调情一般问他“来感受一下把墙壁炸毁的乐趣?”

“你已经夺走了一半乐趣。”他从James手里接过自己的衣服换下囚服抱怨着。

James脸上带着露出20颗牙齿的微笑,手里把玩着Hartley的骨哨“看在我取来这玩意儿的份上就跟我一块走吧?不过在你告诉我它的来历之前我不会还给你。”

 

8.贴出“我知道OOC了但我OOC得很爽有本事你咬我啊”的一段。


Hartley已经对James足够温柔,James躺在床上辗转,用被子裹紧了自己。早期欺辱Hartley的大兵在战场上被PiedPiper的“无差别”音波震碎耳膜已经不剩几个,所有人只看到了Hartley温和的笑容,只有James看到了他的铁石心肠,自己却选择不发一语做了忠实的帮凶。


9.出于恶趣味而写的一段。


“你不能这样对他!不行!”Hartley挣扎着跪在那里,头被尼禄踢了一脚,他撇撇嘴吐出一颗牙。反正还会长出来,他想,在这里他死不了,这个恶魔不会让他解脱。

他看着镜子映射出里和“自己”谈笑的James,眼中充满了愤怒,悲伤终会和眼泪一起流干,只剩熊熊怒火燃烧着他的神经。

“我可以这样对他。”尼禄蹲下身来捏住他的下巴冷笑,“因为他是我的,你也是。哦对我们来快进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Hartley发出悲鸣,惹得尼禄大笑,他直起身子让Hartley看到James忧伤地,充满爱怜地亲吻那只断手,咬着牙握住空空的袖口。


10.文里对本命CP以外的角色的描写最满意的一段。


“所以…………你们在一起了?”Wally用吸管指着Hartley,他们现在坐在一个小小的咖啡馆里闲聊。“在滚完床单以后?真是先上车后买票。”

“Wally!”Hartley大叫着抗议。

“好吧好吧,不逗你了。”Wally隔着桌子伸长了手去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安慰“不管怎么样,Piper,你喜欢他这么久,‘幸福来得太突然’这种患得患失的想法都丢掉,你这么好,这是你应得的。”

Hartley沉默着搅动眼前的咖啡,直到Wally指着窗外“那里那个把调色板穿在身上的家伙是不是Jesse?”


11.把自己这个CP的第一篇与最近一篇同人分别节选一段。觉得这期间自己对CP双方的看法有什么变化吗?


第一篇

Hartley看他们表演会被逗笑,有那么好几次都差点从房梁上栽下去,偶尔有人听到他的笑声也只是警惕地看向那个方向、一步一挪挤进人群,思索过会睡前要怎么把这个编成故事,让他们有机会在女孩子们的卧室再多待上些时候。

Hartley的几乎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的节目上,甚至有一天胆小的小丑们告诉团长,夜半时分走廊的墙壁里很少再出现男人的歌唱。

 

 

最近一篇

Axel身上有James的影子,Hartley经常去看望Axel是有这方面的私心的。他仿佛干渴的旅者寻找水源和植株一样贪婪地在Axel身上寻找James的影子,同时Axel还活在这个世上而James已死这个事实在无情地敲打他,通过Axel的一举一动。他在这个孩子身上得到宽慰也受到伤害。Axel的存在一遍一遍揭开他失去爱人的伤口,上一秒才结起的痂下一秒就被再次撕开,伤口未曾愈合谈何伤疤。


那时候还没补漫画,只是通过笛子和VG的安利了解他们两个人。最初对于魔术师的设定只是神烦——以及那么一丢丢男友力?对于魔笛手的设定更偏向N52的温柔帅气可人,还记得刚贴出来开头的时候VG说这个一定是重启后的金发马尾太太,看到这句话我愣了一下,发现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到底是哪个,这篇文后期当然掰回了红发重启前的太太。

我一直认为魔笛手是苦逼的那个,封闭自己、把自己缩进角落的小可怜,加上一丝懦弱,而魔术师是带领他走出来的光芒。随着慢慢看更多原作我发现我的这个设定……并不是错的,只是不够完全。他们两个人极其的相似又极其的不同,他们看似合不来实际又被彼此吸引,James带领Hartley去体验“外面的世界”,而Hartley把James拉下来让他不再飘在空中。当然截取的这两篇都是AU并不能代表什么(只是看着比较顺眼而已)

 

12.最喜欢的开头。


事实证明Piper不是“啥”,他是个人,还是他们非常熟悉的人。Hartley教授从车上下来,正了正领带询问工作人员鼠灾的具体状况。Len说我还真不知道Hartley教授会赶老鼠,他是啥?阿尼玛格斯?。Jesse忍着笑告诉他Piper现在的脸色很差,他非常讨厌被拉回部队。

Mick说我看不出来,Rathaway教授不是一直是这个表情?你咋知道他不高兴。

Jesse淡定的说因为我喜欢他。

 

PS这个并不是开头,因为是热冷的番外所以开头还是写热冷,它只是“pipster的故事”的开头。


13.最喜欢的结尾。


门外西裤衬衫领带打扮的魔笛手怒气冲冲在前面大步走,后面“把调色盘穿在身上”的魔术师在后面悠闲的追“别这么无情嘛Piper。”

“你先把那玩意摘下来!”魔笛手脸涨红了头也不回的朝他大吼。

魔术师正了正他身上唯一有点品位的东西——那条带有深绿色直线花纹的浅绿色领带,扬起阳光灿烂的笑容说“不~”


14.完结的文中BE多还是HE多?为什么?


HE,因为原作并没有给他们开始的机会,我也不喜欢“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种一锤子敲死的HE,只是想让他们能够有可供选择的未来,至于未来是分手后尴尬相逢还是变成两个老头子靠在彼此身上晒太阳就脱离我的掌控了。


15.没题目啦!那么就对你爱的CP说一句话吧。


我还以为我写他俩写了很多啊,数一数没想到只有八篇看我惊讶的眼神啊快看!

还会继续写下去,还会继续爱他们两个,大概……就这样吧?


评论 ( 3 )
热度 ( 4 )
  1. TINYDUSTDlorei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iperTrickster

© Dloreid | Powered by LOFTER